·網站首頁 >> 醫療與衛生 >> 我的自學中醫之路
  

 

我的自學中醫之路

 

文/桂枝青 2017年01月25日 來源:作者新浪博客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編者按】如果你有志于成杏林之材,不妨先讀讀桂枝青這篇言之有物的拜門引路之文。


  這篇文章,是為了響應無疾老師的號召而寫的,也算是對自己多年學習的一份總結。冥冥之中,因緣注定,中醫成了我人生的一部分。回首自學中醫的歷程,點點滴滴,涌上心頭,愿與把這段歷程與大家分享。

  一、我是如何結緣中醫的

  自學中醫是個苦差事,所以大多自學中醫的人都是被逼的,確切的說是被庸醫逼的,要么是家人生病被庸醫所誤,要么是自己生病被庸醫整慘。這樣的例子就不用說了,歷史上有一大堆。另外一少部分人呢,則不是被逼的,是自虐型,自學中醫純粹因為興趣。

  我學習中醫,這兩個原因都有。

  第一次接觸中醫是十幾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讀了劉力紅先生的一本書,這本書很有名,叫做《思考中醫》。我當時不知道這本書很有名,當然更不知道以后會自學中醫,看這本書純粹是為了消磨時間。這本書里的有些內容,對我來說像是天書,看不大懂,不過有些內容是可以看懂的,印象很深的部分是關于陰陽五行的,像五色、五音、五臟,還有空間、時間都和五行有對應關系,這個看起來太奇妙了。我當時有點腦洞大開的感覺,原來世界是可以這樣看的啊。

  我這個人對未知有點好奇心,這本書引起了我對中醫的興趣,于是我主動的與中醫進行了第二次約會。我買了一本中醫的啟蒙書《走近中醫》,從頭到尾讀了兩遍。這本書寫的淺顯易懂,看完之后我越發覺得中醫是個好東西,真是相見恨晚,于是又買了幾本入門的中醫書,自己沒事就在家里翻翻。買的啥書呢?我一說書名,你就知道當時我有多LOW。這幾本書是《三個月學中藥》、《三個月學開藥方》等等。不過書名起的也很巧,這幾本書我也翻了不到三個月就放下了,讀著頭大,啥也沒學會。

  前面的學習,是出于興趣,隨著女兒的逐漸長大,我就開啟了被逼學習模式。

  2002那年,我當了爹。孩子三歲后,開始頻繁生病,每個月,感冒、發燒、咳嗽就會找上門來。記得2005年那年,每個月都會因為咳嗽去醫院掛水,這是輕的,還住過兩次院,都是因為肺炎。

  因為當時我已經相信中醫了,所以既抱著孩子看過中醫,也抱著孩子跑過醫院。結果很悲催,中醫每次都很讓我失望,西醫雖然能治好,可是孩子的體質越來越差。孩子頻繁生病,也使全家身心俱疲,心情都是灰色的。現在回想起來,都是眼淚。

  在2005年的冬天,事情出現了轉機。

  那年冬天孩子又咳嗽了,先是到醫院掛了幾天水,咳嗽雖然輕了,可是看著女兒臉色越來越差,我就知道,這個掛水對身體損害很大。怎么辦?我決定去找小兒推拿碰碰運氣。我這次抱著孩子去了附近一家有名的孟氏小兒推拿所,每天這家小兒推拿的門外都排著長長的隊伍。人家還真不是吹的,推了幾次,女兒真的不咳嗽了!

  沒有吃一粒抗生素,更沒掛水,就是大手握著小手,推呀推,居然咳嗽消失了,這也太神奇了!

  于是,我下定決心,要學會小兒推拿,等今后女兒生病了,我自己推。

  二、我是如何走近中醫的

  2006年元旦,我買了兩本經絡推拿的書,又翻出以前家里的經絡書,整整三天假期沒干別的,把書認認真真的學了一遍。

  實驗的機會很快就來了,過了兩周,女兒又感冒了,發燒38度多,還咳嗽。老婆又要抱著孩子去醫院,我不同意,說讓我試試推拿吧。老婆猶猶豫豫,我二話不說,照著蕭言生《兒童經絡使用手冊》里的操作說明,給女兒推了三天,發燒和咳嗽都好了。

  初戰告捷,我信心倍增,老婆也認可了。女兒以后每次感冒發燒咳嗽,都是我在家里用推拿搞定。我女兒從這時起,一直到六歲,再也不知道醫院的叔叔阿姨長什么樣。

  推的次數多了,我推拿效果越來越好。有時候女兒咳嗽,不管咳嗽有多嚴重,我只推一次,咳嗽就停了,我自己都覺得太神奇了。我心想如果將來有一天失業了,我就專做小兒推拿,說不定和孟氏小兒推拿一樣有名呢。

  在這段時間里,我對中醫外治法治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又讀了一些介紹經絡、按摩、拔罐、刺血、刮痧等方面的書,對經絡知識有了些了解,在按摩、拔罐、刺血、刮痧方面也有了些實踐。我曾經用刺血拔罐的辦法治好了母親的耳鳴,用按摩的辦法減輕了母親的更年期綜合癥。

  也是在這段時間里,和朋友聚會時,經常不管人家愛不愛聽,張口就滔滔不絕的講中醫,中醫也慢慢成了朋友圈里的一個標簽。

  沒見過世面的人,去趟鐵嶺,就以為到了大城市。雖然我彼時張口閉口就是中醫,可是我心中的中醫,也僅限于按摩拔罐刮痧之類,我現在學習的中醫(開方子、針灸),當時在我腦子里還沒有立錐之地呢。

  可是好景不長。

  女兒上小學后,我發現推拿治病的效果不好了。一般小兒推拿適用于七八歲以下的小孩,看來確實如此。

  2008年的冬天(又是冬天)女兒感冒了,開始咳嗽。我推了幾天沒有效果。這咋辦?我想起來,家里還有本《三個月學開藥方》,里面有幾個治咳嗽的藥方。憑著當時對寒熱溫涼膚淺的認識,我在里面找了一個方子,名字叫做苓甘五味姜辛湯,抓了幾付試試。結果讓我吃驚,女兒吃了兩三付就好了!

  我以前一直認為按摩拔罐能治病,那些開藥方的大夫都貌似騙子,現在才知道,原來中藥治病的效果這么好!

  此時的我,就像剛剛從一條船落水,又抓到了另一條船的繩子。這一年的冬天開始,我就放下了按摩拔罐刺血的書,開始向開藥方進軍。

  三、眾里尋他千百度──我的學醫路

  一開始的目標,是在家里受冷落多年的《三個月學開藥方》。讀來讀去,我發現里面云山霧罩、很難看明白。后來就廣泛撒網,到處瞎看。

  看著看著,我發現很多人說,學中醫要從《傷寒論》開始,于是我就奔向了《傷寒論》。

  目標是遠大的,道路是坎坷的。

  一開始,我傻傻的買了一本《傷寒論》回來讀,卻發現這本薄薄的書是一本天書,字都認識,內容根本就看不明白。于是才知道,直接讀《傷寒論》的,智商要比肩愛因斯坦,像我這種普通人,學習《傷寒論》要從注解書開始。

  我很幸運,學習《傷寒論》的注解書是從郝萬山老師開始的。后來我給很多人想學中醫的人推薦了《郝萬山講解傷寒論》。原因很簡單,郝萬山老師口才好,講課娓娓道來,里面還穿插著好多自己親身經歷的病例,使講課內容看起來不是那么枯燥。

  我把郝萬山老師講課的文本內容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又找了視頻,也一集不落的看了。這樣,我就初識了《傷寒論》這本偉大的醫書。為了繼續學習它,我又買了幾本注解書,有時間就看看。

  這個時期,有一個人橫空出世,刮起了一陣中醫旋風,此人就是羅大倫。他的出場秀《古代的醫生》,用輕松詼諧的語言展現了中醫的神奇,讓我非常著迷,獻上了膝蓋。我把里面的章節打印出來,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看一遍都心潮澎湃,對里面的名醫崇拜不已。

  羅大倫給我掃了一下中醫史的盲,從他的文章里我知道了光輝燦爛的中醫歷史,和身負絕學的名醫們。

  這段時間里我家的書櫥里中醫書開始多了起來。

  讀了許叔微的故事,我就買了許叔微的《傷寒百證歌》,讀了張元素、李東垣,我就買了《醫學啟源》、《珍珠囊》、《脾胃論》等書,讀了吳鞠通的故事,我就買了《溫病條辨》,讀了張錫純,我就買了《醫學衷中參西錄》。一時間,我恨不得把歷代名醫的書都搬到家里來,當然這也只是想法。

  這段時間,有個地方成了我經常光顧的地方,那就是書城二樓擺列中醫書的幾排書架。如果出差的話,我也會抽空去當地的書城,把那里的中醫書瀏覽一遍,有感興趣的就買兩本。

  當時火神派很火,看到火神派治病若神的醫案,頓時對火神派佩服的五體投地,于是就下載了火神派祖師爺鄭欽安的書來讀。還買了范中林的《范中林六經辨證醫案選》,李可的《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癥疑難病經驗專輯》,還有《扶陽論壇》等書。

  除了買書,我還一頭扎進網絡的汪洋大海,到處在網絡上找中醫的資料,也知道了幾個比較熱門的中醫論壇,例如民間中醫網、華夏中醫論壇、鐵桿中醫論壇等等,沒事就到這幾個論壇里去看帖子。

  在羅大倫的中醫故事里,我知道了黃元御和他的《四圣心源》,也被他完美的圓圈理論所傾倒。后來在論壇上看到無中生有老師講《四圣心源》,就把老師的講課資料打印下來,認真的讀了兩遍,還買了《四圣心源》讀了兩遍。在論壇上發現了無中生有老師,就像發現了一個寶庫,不僅讀了他的講解《四圣心源》,還順藤摸瓜,讀了他的其他一些講課內容,還買了他的一本《臨證辨象》認真學習。

  讀了《四圣心源》,自然就知道了民國彭子益的《圓運動的古中醫學》,這本書與《四圣心源》一樣,都是在劃圈圈。看到李可大力推薦這本書,它很快就成為我隨身攜帶的學習資料。

  后來在網上讀到了一篇婁紹昆中醫的文章,忽然發現經方的方證對應妙不可言,于是一口氣把婁紹昆的博客從頭看到了尾。看了博客之后才明白,原來日本人對傷寒論的研究不在我們中國人之下!于是湯本求真、大冢敬節等日本人又成了我的偶像,刷刷刷買了《皇漢醫學》、《漢方診療三十年》、《經方醫學》等書,放在床頭,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看上幾頁。

  讀了幾本日本醫書后,倪海廈的大名被我知道了,我上網一看,倪先生簡直是神一般的人物啊。于是,我又搜集了倪海廈的講課視頻,如癡如醉的學習起來。

  后來神秘的五運六氣學說又引起了我的興趣,這個學說掐指一算就可以預測一年的天氣、疾病的流行,還能預測人疾病的轉歸,還有比這個更神奇的事嗎?于是我的書桌上又增加了講解五運六氣的書。

  還有學習藥物的書,學習把脈的書,我不停的買著,不停的讀著。

  我就像一只飛進百花園里的小蜜蜂,盛開的花兒一眼望不到邊,各種香氣都在引誘著我,我這朵花上碰兩下,那朵花上碰兩下,只恨自己沒生出哪吒的三頭六臂,沒長個豬八戒的大肚子。

  四、我的治病實踐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中醫這樣實踐性很強的學問,當然要邊學邊操練才行。實踐的機會就像推銷保險的電話,不用找,自己就上門了。

  這次的主角還是女兒。女兒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感冒發燒了。我當時正在學習《傷寒論》,感覺女兒的感冒符合書上麻黃湯證,就想自己抓麻黃湯給女兒治。我老婆看到我居然要自己開藥方,以為我瘋了,堅決不同意。我以前也從來沒有自己開藥方治過發燒,可是我相信《傷寒論》是不會騙我的,就苦口婆心的做老婆的思想工作,最終老婆同意試一次,不行的話就去醫院。結果,一付麻黃湯,孩子就退燒了。

  從那以后,老婆不再拽著我的手堅決不讓我開藥方了。

  可以說,我中醫的點點滴滴進步,離不開給女兒治病這個動力。女兒在成長過程中,生這樣那樣的病,這些病就像一個魔鬼拿著大棒泰山壓頂般向我一次次打來,逼迫著我絞盡腦汁想辦法一次次戰勝它。

  有幾次女兒咳嗽,我根據女兒的癥狀,選用了《傷寒論》里的小青龍湯給治好了,從此以后小青龍湯成了我的好朋友。

  不過小青龍也有不靈的時候。有次女兒咳嗽了,我有了慣性思維,還是讓好朋友小青龍湯出馬,可是喝了一付沒有效果。我只好不偷懶,仔細的觀察女兒的病情,發現她是太陽表實證。我想這個咳嗽是因為表閉造成的,應該解表,用小青龍有誤。于是重新讓女兒喝了一付麻黃湯,睡了一個午覺。結果醒來后,發熱退了,咳嗽也沒了。

  還有一次,帶著女兒去洗溫泉,女兒突然半夜起來劇烈嘔吐,還伴有嚴重的頭暈。我和老婆都懵了,老婆要送孩子去醫院,我堅持要自己治,想來想去,認定女兒的問題是由水飲所致,最終用《金匱要略》里的小半夏湯加茯苓湯搞定。

  除了感冒、咳嗽、嘔吐外,女兒有時還用其他病來考驗我。

  有次女兒的手臂上長黑點,老婆嚇壞了,帶著孩子去了醫院。她認為我治治感冒咳嗽還行,對這種病一定是不行的。我沒有阻止,因為我知道,醫院是搞不定的,最終還是要由我來解決。果然,老婆回來后很失望,說醫生也說不出是啥問題。我看到這些黑點基本都是順著手陽明大腸經長的,認為這些黑點有可能是大腸里的濁氣循經走到體表了。正好當時看到樵翁老師的文章說白芷可以把這種濁氣給去掉,就給孩子用了桂枝湯加白芷和黃芪,居然幾付藥就把這個毛病給治好了。

  還有,女兒小學時身體瘦弱,睡覺老是滾來滾去,大便味很大。隨著中醫的學習,我逐漸認識到,這是因為有疳積,應該用雞屎藤把疳積去掉。用了雞屎藤后,女兒身體逐漸壯實了起來,與以前豆芽菜的形象判若兩人。

  女兒六年級寒假突發膽怯易驚,每天到了晚上就害怕。這個病真把我難住了,試了多個藥方都沒有效。經過苦苦思索,最終根據脈象辨出是痰在作怪,用溫膽湯治好了。

  女兒上初中后,臉上長了很多小痘痘,影響美觀。女兒的面子問題不是小問題,我這個老爸不能坐視不管。我想來想去,想了幾個月,終于認定是水飲所作,應該用瓜蒂散治,結果一劑就好了。

  等等病例,我就不一一細說了。

  學了中醫之后,我深深的感到老祖宗對人身體和疾病的認識有多么深刻,也感到我們的當今社會對中醫了解的太少,誤解太多。

  為了宣傳中醫,也為了分享我學習中醫的心得給那些和我一樣跋涉在自學路上的人,我在新浪上以桂枝的名字開了一個博客,寫了一些我學習中醫的心得。因為敬仰民國的中醫曹穎甫,還寫了一個曹穎甫的傳記。

  五,我的困惑與轉機

  中醫實在是博大精深,我這么學啊學啊,越學,感覺自己越渺小,越學,感覺自己知道的越少。打個比方吧,就像一頭扎到水里面游泳,本來以為是西湖,游啊游啊卻發現這是個青海湖,再游啊游啊,卻發現原來這里竟然是太平洋。

  看了這么多書,有收獲,也有遺憾。

  這個收獲,就是對中醫各種理論,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一些,自己也會治點病了。遺憾就是,感覺自己一直是黑瞎子掰苞米,貌似看了不少書,可是看完很快就忘了,學會的東西不多。打個比方,就像學拳,先學了兩招少林拳,又學了兩招武當拳,剛學了兩天太極,又去研究八卦。可是學來學去,什么都是學了一招半式而已。

  學了這么多年,也會治點病了,可是會治的病呢,也很有限。對于《傷寒論》里比較明顯的方證對應的病,我還知道開什么方子,可是面對生活中千變萬化的病,我就手足無措,無計可施了。

  這種狀況持續到了2013年。我心里有一些茫然了,感覺自己從飛進百花園的小蜜蜂變成了飛進迷霧里的無頭蒼蠅,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學好中醫。為了撥開迷霧,我還買了一本《撥開迷霧學中醫》,可惜的是,我太愚鈍了,這本書也沒有撥開我的迷霧。

  然而,轉機總在不經意間出現。

  有一次,我在華夏中醫論壇里看帖子,有個帖子引起了我的興趣。這個帖子有幾十個醫案,治的病五花八門。這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所有的醫案都要辨出六經,使用的方子都是普普通通的經方,還有個特點,就是大量醫案都是兩個經方合方使用。看了這些醫案,不禁拍案驚奇,原來這些方子可以治這么多病啊!說實話,這些方子我基本上都知道,可是我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可以這樣來用。就像學武功一樣,這些招數我也會比劃,可是不知道可以這樣來打人啊。

  這個新奇的武功套路讓我看花了眼。

  這個帖子的作者名字也很怪,叫做鳩摩智。鳩摩智是金庸《天龍八部》上的人物,他是個番僧,武功奇高,最終卻一身功夫盡廢,變成了一位高僧。

  后來,看到了這個作者的解釋,說他為什么起了這么個筆名。原來,他是個有家傳的中醫,也學了一些其他派的中醫,后來拜到一位名叫劉志杰的老師門下后,痛下決心將自己以往所學統統棄掉,從零開始學習劉老師的學問,為了激勵自己,就用了鳩摩智作為自己的筆名。

  于是,他的這位劉志杰老師讓我神往不已。我到網上去搜他的資料,可是很遺憾,網上有他的書,沒有找到他的講課,只有寥寥幾篇關于他的介紹,還有的信息說他是個騙子。

  額,既然可能是騙子,我就停止了對這個人的探索。很快,精力被其他中醫資料吸引了,劉志杰這個名字被遺忘在腦后。

  可是,我和劉志杰注定有緣分。

  有一次,我在網上看帖子,看到了有五個醫案非常精彩。這五個醫案都是看起來頗為棘手的病,卻用很普通的經方就治好了。不僅這樣,可貴的是文章里很詳細的講解了為什么會選用這個方子,就像一個老師在給學生講一道數學題的解題思路一樣。

  看了這幾個醫案,我明白了,這幾年自己一直在學新的武功,卻不知道最高的武功就在《傷寒論》這本書里,最有威力的招式就是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經方,只是我不會用而已。這幾個醫案讓我不得不承認,雖然看過幾本學習《傷寒論》的書,可是我對于《傷寒論》的了解,還只是九牛一毛。

  這幾個醫案是誰的呢?不是別人,正是劉志杰的。我于是知道了,此人是有真學問的。

  六、終于感覺入門了

  這次我不猶豫了,趕緊買了劉老師的書回來讀。

  劉老師的書有三本,我都買了。這三本書,一本是《劉志杰傷寒論師承課堂實錄》,一本是《金匱要略師承課堂實錄》的,還有一本是劉老師與弟子的醫案集。前兩本都是大部頭,是劉老師對《傷寒論》和《金匱要略》的獨特理解,后一本把醫案分析的很細,幾乎是手把手的教著開方子。

  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我把這三本書都讀完了,后來還讀了江海濤老師寫的《傷寒瑣論:正邪相爭話傷寒》。讀了這幾本書,我感覺對傷寒論的理解進了一步,面對疾病,也開始有了點思路。例如,有個朋友中耳炎,還有長期的失眠和腹瀉,都被我用經方治好了。放在讀這幾本書之前,我一定是無計可施的。

  我發現,自己學中醫的歷程像電視劇《瑯琊榜》,前面的劇情雖然也是跌宕起伏,不過意想不到的精彩總是在后面出現。

  2016年,女兒上了初三,我也迎來了學中醫收獲最大的一年。這一年有三本書不得不說。

  第一本就是《胡希恕講解傷寒論》。

  這本書是廈門一位自學中醫的陳兄推薦的,他的學養深厚,水平比我高很多。胡老是當代有名的傷寒大家,很受劉渡舟的推崇。前幾年,我讀過他的講解《金匱要略》,但是因為基礎差,感覺頗為吃力,讀了一兩遍沒有什么收獲。既然陳兄推薦,想必是好的,于是我就買來讀。

  胡老的這本書是大部頭,五百多頁,寫的很棒。我發現《傷寒論》就像一個玉米棒子,上面覆蓋著好多層棒子皮,要知道棒子的真容,必須要剝開棒子皮。讀各家《傷寒論》的講解書,就像在揭開一張張棒子皮。每揭開一張,就感覺自己離著《傷寒論》的真容又近了一層。在我讀過的傷寒論講解書里,胡老的這本無疑揭開了最大的一張棒子皮,讓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東西,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覺,再面對疾病的時候,思路又不一樣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胡老的講解還把我帶入了柴胡劑的五彩洞天,讀了胡老的書后,我明顯感覺比以往會用柴胡劑了,大柴胡、小柴胡、柴胡桂枝湯、柴桂干姜湯等成了我喜愛調遣的干將。

  第二本書是朱進忠老先生的《中醫臨床經驗與方法》。

  胡希恕老先生的大名,我早有耳聞,朱進忠這個名字卻是我一直沒聽說。有次在喜馬拉雅里聽到一位老師講一部中醫書,聽了之后,立刻就迷上了,知道這部書的水平很高,于是就把這部大作請到家里來了。這部書就是朱進忠老先生的《中醫臨床經驗與方法》。

  這部書有六百多頁,像塊大磚頭,一般人看著都眼暈,我讀起來卻津津有味,感覺妙不可言。

  朱老在書里分門別類講了1000多個醫案,幾乎每個病例都是經過中西醫屢治無效的,最終被朱老妙手回春,其中包括很多很多疑難雜病。可貴的是,朱老在每個醫案里都講出了治療的思路,讀這些醫案讓我有大開眼界的感覺,也像是在受朱老的耳提面命,對于我們學習朱老的學術思想很有幫助。

  打個比方,這本書很像一本趙孟頫的字帖,上面的字都清清楚楚,讓我們可以方便的臨帖,上面的每個字都是藝術品,美輪美奐,閱讀時讓人生出享受藝術的快樂。

  讀的多了,發現胡老和朱老這兩大天王各有特色。胡老治病基本都是用經方,他把一套經方使用的出神入化。朱老則是拳無定式,法無定法,天下藥方順手拈來,無不得心應手。胡老是六經辯證打遍天下,朱老則是六經臟腑三焦、營衛氣血辯證,無一不精。

  讀過《倚天屠龍記》的同志們會記得,金毛獅王要在島上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就是要用最短的時間傳授給張無忌最上乘的武功。他的辦法就是讓張無忌天天背誦上乘武功的心法,不教給他一拳一式。張三豐在危機時刻傳授給張無忌太極拳,在場的江湖人士都看見了,卻只有張無忌真正掌握了太極拳,為什么?因為只有張無忌把招式忘掉了,留在心里的是心法。

  心法啊,心法。胡老和朱老的這兩本書,一本是上乘拳法,一本是上乘實戰,如果再有一本上乘心法就完美了。

  我要說的三本書,就是一本上乘心法,書名是《吳述傷寒雜病論研究》。

  知道這本書也是緣分。

  一天,一位學中醫的朋友介紹我加入了一個微信群,這個群是一個學中醫的群,由一位吳雄志老師講課。就這樣,我知道了吳雄志老師,也知道了這部書。我只在網上看了一眼這部書的目錄,就決定買下來。因為我知道,這一定會是本好書。

  到手后,我發現,這本書比我期待的還要好。連續幾天,我都讀到深夜,早晨醒來天還不亮,我又開始讀,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要考試了呢。

  為什么我這么努力呢?其實我沒有努力,是這本書讀起來太迷人了,不知不覺就忘了睡覺。

  這本書像一座宮殿,雄偉壯麗,氣勢恢宏。進入其中,里面富麗堂皇,雕梁畫棟,美不勝收。可惜我中醫底子太薄,文字表達也笨拙,既不能盡覽其美,也不能盡述其妙。對于寫出這本書的吳雄志老師,我覺得要用天縱英才這四個字來形容他才可以。

  以上三本書,就是我今年攀登的三座大山。山上風景獨好,可惜我學力有限,未能一一盡攬。大部分風景被遮住茫茫云海之后,偶爾露出的幽谷和山峰,其秀美已使我驚艷不已,激動萬分。

  除了這三座大山外,這兩年還有很多老師帶我欣賞到中醫的美景。這些老師有黃煌、姚梅齡、李士懋、蔡長福、醫道宗源、張慶軍(絞盡腦汁)、崔昆、許家棟等等,感謝他們。

  回首我學習中醫的歷程,我發現與我女兒受教育的歷程正好合拍。

  女兒三年幼兒園時期,我的學中醫也處于幼兒園時期,只知樹葉不知森林,熱衷推拿拔罐,不知道中醫之博大精深。

  女兒上小學了,我也開始學習湯劑了。茫茫醫海中,似一葉扁舟隨風飄蕩,不知何處是彼岸。

  女兒上中學了,我也總算在湯劑的學習方面上了一個小臺階,會開藥方了,事情就是這么巧。還有一件很巧的事,暫且不提,后面會講到。

  說到這里,一直是關于湯藥方劑的學習。湯藥方劑是一個浩瀚的太平洋,卻不是中醫的全部。中醫還有一個大西洋我還沒有提及,這個大西洋就是針灸。

  七、又開始學習針灸

  在很長的時間里,我的中醫世界里不存在針灸,就像以前我中醫的世界里沒有湯劑一樣(臉紅)。

  在2014年冬天,有一個帖子讓我忽然對針灸感興趣了。(又是在冬天,我學中醫歷程的重要時間點都是冬天,搞不懂為什么。)

  這個帖子是華夏中醫論壇上的醫道宗源老師寫的。醫道宗源老師是地地道道的自學成才,他的帖子水平之高,讓我等匍匐在地,直呼吾皇萬歲。

  醫道宗源老師是開方子的高手,這個帖子卻是寫他嘗試用針灸,只扎了一針就手到病除。原來針灸這么神奇?我又被折服了,心里默默的想:我要學針灸。

  按照以前的套路,我買了幾本學針灸的書,回家埋頭讀了起來。結果發現學針灸和學湯藥不是一個路子。

  學習湯藥,理論先行,先學后習。學習針灸,只學不習,就是空中樓閣,必須要動手,要會扎針。于是我又買來針,準備拿自己開練。

  讓我沒想到的是,自己扎自己有心理障礙,拿著針半個小時都下不去手,稍一進針就疼的趕緊罷手。

  看來,學針灸要找老師學啊。

  2015年的春天,我有幸參加了白粹昭老師的針灸班。白老師出身針灸世家,針灸造詣頗深,擅長運用腹針,兼精通湯藥,在內證方面獨有心得。

  白老師的這個針灸班特別適合我,他一上來不講太多的針灸理論,主要就是練扎針。先是同學互扎,再是扎自己,很快我就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礙,可以下針了,心里頗有成就感。

  白老師的課都是安排在周末,一共有四堂課,于是我有四個周末往來于青島和北京之間。天未亮出門,深夜回家,雖然旅途勞頓,可是甘之若飴。

  從白老師那里,我學到了三項本領。一個是腹針,這是白老師的多年心得。第二個是馬丹陽天星十二穴,第三個也是白老師的多年心得:直接灸。

  于是,這一年我經常自己在家里給自己直接灸和扎腹針。

  到了2015年的冬天,對直接灸和扎腹針的熱情逐漸平淡了,我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想也令很多學習針灸的人頭疼。

  什么問題呢?簡而言之,就是如何進一步學習的問題。

  學習針灸,應該不是僅僅學習一兩個配穴,知道某個病怎么治,而是要在大腦中建立一個辨證論治的體系,見到一個病,可以自己分析,找出治療的辦法。可是如何才能建立這個體系呢?

  針灸的書浩如煙海,各種配穴五花八門,各個針法亂花迷眼,我不知道該怎么學。我想,還是應該找個老師,系統的學習一下,可是到哪里找呢?

  八,巧遇明師步入針灸之門

  有句話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正當我迷茫的時候,忽然收到了一封郵件。我一看,是說無疾老師要開零起點學針灸的課程,有想學習的可以報名,學費是二百元。

  無疾老師是誰?這個發郵件的人我也不認識啊,對方是怎么知道我的郵箱的?他(她)怎么知道我想學針灸呢?我見過幾個針灸課程,學費一般都是幾千幾萬,這個學費怎么低的像不要錢似的?這是不是詐騙郵件呢?

  看到這個郵件,我腦子里冒出了一堆問號。看到郵件里還留了個手機號,我就打過去,把這些問號拋向了對方。沒想到,對方也是莫名其妙。人家說之前無疾老師開過一個零起點學中醫的班,這個郵件就是發給原來班里郵件群的,不知道為何會發到我這里。

  打了電話,我還是沒有搞明白為什么會收到這個郵件,不過我可以相信,這個事是靠譜的。正餓了,有人給塞了個饅頭,正困了,有人給遞個枕頭,太巧了。

  既然這么巧,我還是要珍惜緣分,于是,我毫不猶豫的報了名。應該說,這是我那一年做的最好的決定之一。

  2016年這一年,我自學中醫開了兩朵花。一朵花是湯藥的學習,前面已經說了,另一朵花就是無疾老師的針灸課。

  針灸課沒有面對面上課,每個月,老師會發一份講稿。每個月,期待約會般的期盼講稿、充滿喜悅的閱讀講稿,成了我今年生活的新內容。

  我想說說無疾老師的針灸課,真可謂大道至簡。

  無疾老師的針灸課,通過11份講稿,把針灸紛繁復雜的內容凝練成通俗易懂的話,使沒有中醫基礎的人可以快速的建立一套針灸治病的體系,有了過山開路、遇水架橋的能力。

  無疾老師的針灸課中,有一個獨特的分形理論。這個理論,使得尋找治病點異常簡潔明了。學習了這套理論后,我發現居然可以擺脫找穴位的迷茫,對于一些疼痛類的疾病,立刻就可以找到有效的治病部位。屢次驗證,其效果之好往往讓人驚訝。

  無疾老師關于的選經配穴的指導,更像是大海中佇立的燈塔。學習后,對于一些臟腑疾患,我感到下針時有思路可循、有章法可依。

  無疾老師講稿中的醫案,往往都是以脈辨病,針入脈變,其見效之快,讓我驚奇不已。我以往一直認為,針灸調氣的過程是緩慢的,扎一次針要留針半小時以上。看到古書上記載的入針后須臾出針,我一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沒想到無疾老師居然可以做到,更加沒有想到有時候我也能做到。

  舉幾個例子吧。

  有一次,一朋友左肘有條筋疼痛,肘部難以屈伸。我用無疾老師的分形理論在他的右膝找到一個疼點,一邊按壓疼點,一邊讓他活動肘部,兩分鐘時間,他的肘部就可以屈伸了。

  再舉個我老婆的例子。一天早上,我看到老婆蜷縮著蹲在衛生間地上,我急忙問怎么了。老婆說起床后頭暈的很厲害,不敢站立,蹲下還好一些。我想,起則頭旋,可能是苓桂術甘湯證,我就抓了付苓桂術甘湯合澤瀉湯,熬上,囑咐老婆吃藥,匆匆上班了。下班后,發現老婆還是頭暈。我想,還是運用無疾老師的脈象指導針灸的理論,用針灸治療吧。

  通過把脈,發現老婆的右關脈氣堵在一起,這個脈象顯示胃氣郁結不通。胃氣不降的話,也會引起頭暈。于是我給老婆針了足三里和內庭、陰陵泉,升清降濁。五分鐘后試脈,右關變成弦脈。這是胃氣郁結減輕,膽氣郁結、木克土顯現,再針陽陵泉和足三里。五分鐘后再試脈,弦脈消失,又出現了滑脈。這是胃中有痰濁。試著針了足三里、陰陵泉和豐隆,脈沒有變化。我對滑脈沒有什么好辦法,于是起針。老婆反映,頭暈大大減輕。第二天,又給老婆針了足三里、陰陵泉等穴位,頭暈完全消失。

  還有一個女兒的例子也可以說一說。一天早上,女兒說很不舒服,心慌、惡心欲吐。試脈,發現左寸脈緊緊的聚成了一條線,左關郁結有力,左尺脈虛。于是在內關、太沖和太溪入針,五分鐘后問女兒,答曰入針時內關針感強烈,現在心不慌了。我試了試左關脈,果然脈象舒展了。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女兒說,又出現了頭疼,頭疼的位置偏于兩側太陽穴。根據分形理論,我在女兒的腳背上找到了對應的疼點按壓,幾分鐘后頭疼消失。現在女兒只剩下惡心欲吐了。我試了試女兒的足三里和陽陵泉,女兒說這兩個點都挺疼。于是在這兩個穴位入針,五分鐘后惡心欲吐感消失。

  估計讀者您讀到這里,會感到針灸的神奇。我寫到這里時,強烈涌上心頭的是對無疾老師的感恩。我不由得回想起這一年,無疾老師在微信群里,對我們幼稚的提問都是循循善誘、耐心回答,我們像是蹣跚學步的孩童,他不厭其煩的扶著我們、教我們走路。我想,如果沒有無疾老師伸出手來引領我,扶持我,我會在學針灸的路走到今天嗎?不可能。遇到無疾老師,真是我的幸運。

  九、自學的路還要繼續走下去

  轉眼間,日歷就翻到了2017年。這幾天,我快把幾本新買的書快讀完了。這幾本書是姚梅齡老師的《臨床脈學十六講》、李士懋老師的《火郁發之》、還有《任之堂脈學傳心錄》。讀著這幾本書,我感覺自己又有了進步,最近給別人治病時,療效也有了提高。

  古人說:學然后知不足。現在我體會到,這句話說得太對了。讀了《火郁發之》,我發現,溫病學有很多地方可以彌補《傷寒論》的不足,不學習溫病學,就像木桶少了一塊木板。于是,我又買了幾本溫病學的書,準備在2017年好好補一補這塊短板。這幾本書有趙紹琴大師的,有劉景源老師的,有張文選老師的。這些如雷貫耳的名字,讓我對新書就充滿了期待。

  屈指算來,我與中醫結緣已經有十年了。學習中醫這十年,浸潤在傳統文化里,不知不覺中自己也發生了很多變化。

  《黃帝內經》、陰陽五行教會了我重新認識天地自然,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傷寒論》等古今醫書教會了我重新認識疾病和健康,教會了我如何祛病和保健。學習中醫后,我的性格也慢慢發生了變化,遇事不再急躁,變得平和淡泊。每年年底到來時,我也不再感慨韶光易逝、人生苦短,而是感到光陰沒有白白流走,自己這一年有了不少收獲。

  最近有一個關于中醫的消息可謂普大喜奔,中醫藥法已經頒布,2017年的7月份就要實施了。這部法律對獲取中醫師的職業資格放低了門檻,給不是科班出身的人帶來了希望。

  我想,我真是很幸運,或許有一天我會增加另外一個身份:一名中醫師。為了這一天能夠到來,我會繼續在學習中醫的道路上走下去。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茶陵县| 崇阳县| 班戈县| 江达县| 贺州市| 循化| 颍上县| 长岭县| 江川县| 汨罗市| 忻州市| 黄大仙区| 山西省| 东兴市| 志丹县| 铜陵市| 济阳县| 泉州市| 浙江省| 三原县| 濉溪县| 内黄县| 榕江县| 藁城市| 井冈山市| 米脂县| 南漳县| 余干县| 宜章县| 宁国市| 临夏县| 赤壁市| 游戏| 庄浪县| 肥乡县| 高陵县| 莱芜市| 朔州市| 平凉市| 略阳县| 南川市| 汕尾市| 鹰潭市| 托里县| 唐河县| 南京市| 桃源县| 玉溪市| 松原市| 华阴市| 达尔| 阿瓦提县| 石嘴山市| 桂东县| 当涂县| 天全县| 册亨县| 滨州市| 闸北区| 泌阳县| 买车| 卫辉市| 赤峰市| 河池市| 丹棱县| 铜川市| 马关县| 辽阳县| 商南县| 巢湖市| 赤城县| 鹿泉市| 石泉县| 扬中市| 鸡西市| 民和| 文化| 尼木县| 高雄市| 永康市| 札达县| 馆陶县| 万荣县| 吴堡县| 桃源县| 东辽县| 陇川县| 桦甸市| 常熟市| 迁安市| 平南县| 虹口区| 宁河县| 东阳市| 东阿县| 分宜县| 嵊泗县| 大新县| 姜堰市| 边坝县| 寻甸| 浮山县| 河北省| 枣强县| 凭祥市| 那曲县| 丰原市| 靖州| 江门市| 游戏| 鸡东县| 孝义市| 牙克石市| 镇坪县| 石河子市| 姜堰市| 米泉市| 青田县| 扎赉特旗| 疏附县| 杭锦旗| 黑水县| 洛扎县| 南华县| 汶上县| 富阳市| 浠水县| 清徐县| 哈尔滨市| 晋宁县| 柘城县| 东平县| 张家口市| 泰来县| 伊金霍洛旗| 天镇县| 伊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