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毛澤東專題 >> 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是一場嚴肅的政治斗爭
  
        

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是一場嚴肅的政治斗爭

 

文/李方祥 2017年05月19日 來源:意識形態主戰場微博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核心提示】1959年2月,毛澤東在一次中央會議上對黨的高級干部曾講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說:“歷史上不管中國外國,凡是不應該否定一切的而否定一切,凡是這么做了的,結果統統毀滅了他們自己。”

  


  蘇聯亂史滅國的歷史教訓極具警示價值,它啟示我們,否定黨的領袖是打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缺口,并進而否定共產黨執政的合理性。

  歷史虛無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一種比較活躍并具有較強迷惑性的錯誤思潮。近幾年來,歷史虛無主義打著“恢復歷史真相”的旗號,造謠、歪曲歷史事實,把攻擊的矛頭集中指向我們黨第一代中央領導核心毛澤東及其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試圖以此打開丑化黨的歷史和新中國的歷史、弄垮社會主義政權的突破口。不久前黨中央召開了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在事關大事大非和政治原則問題上,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性、打好主動仗。”這些重要闡述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對于排除歷史虛無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干擾具有現實指導意義。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就是當前一個事關大事大非和政治原則的突出問題,同時也是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關鍵,我們應當密切關注意識形態領域各種歪曲、丑化黨史尤其是黨的領袖的傾向,以確鑿的歷史事實旗幟鮮明、針鋒相對地及時予以辯駁、澄清和反擊,科學闡述毛澤東的歷史性貢獻,深刻揭示毛澤東思想的深遠指導意義。

  一、歷史虛無主義越來越集中地表現為全盤否定毛澤東的歷史地位

  歷史虛無主義在中共黨史、中國近現代史等領域否定革命,鼓吹“告別革命”;把中國近代以來的歷史說成是離開“近代文明的主流”,而誤入“以俄為師的歧路”;把黨的歷史和新中國的歷史說成是一系列錯誤的延續。值得注意的一個傾向是,近幾年歷史虛無主義越來越把“虛無”的重點指向黨的領袖人物特別是毛澤東,主要突出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站在被推翻的反動階級的立場做翻案文章。歷史事實是客觀的,但是對歷史現象的闡釋必然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受到人們所處立場的制約和影響。同一歷史現象,站在不同的階級立場會形成不同的甚至截然對立的認識和解讀。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出現了一股“蔣介石熱”、“民國熱”,各種蔣介石的“自述”、“畫傳”以及“日記解讀”等著作為早已被人民革命推翻了的蔣介石等反動勢力涂脂抹粉、喊冤叫屈。比如,有的人反對階級分析,把史學界關于蔣介石“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等已有結論,說成是受“內戰時期的情緒”支配,不符合歷史真相。還有的出版物繪聲繪色地描繪了民國時期住房、薪酬、飲食、娛樂、男女等方面所謂安逸、浪漫的社會生活,公然喊出“活在民國也不錯”。蔣介石及其政府代表了舊中國最反動、最腐朽的統治集團,代表了舊中國束縛生產力發展的最落后的生產關系。如果這樣的反動勢力不應當打倒,那么我們黨進行了28年艱苦卓絕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就完全喪失了歷史必然性和歷史正當性,幾千萬革命先烈的鮮血就付之東流了。

  二是不僅攻擊毛澤東領導的偉大事業,而且大潑臟水,進行純粹的人身攻擊。歷史虛無主義的各種“翻案”文章把重點放在攻擊毛澤東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曲解原意、篡改歷史,挑戰黨史和國史上關于一系列重大歷史問題、歷史人物已有的結論。比如,有的指責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時期“放著日本人不打,打自己的小算盤,準備勝利后摘果子”;有的危言聳聽地說“解放并沒有給中國人帶來幸福,相反,帶來的是生靈涂炭的三十年。因政治原因死亡達五千萬之眾。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數”,把新中國前30年渲染成一場人類史上的大災難。還有的說,新中國的成立并沒有使中國人民站起來,毛澤東“造成了一個人可以凌駕全國人民之上的黨國體制。一個人站起來了,億萬人民卻跪下去了”,等等。諸如此類的奇談怪論不勝枚舉,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只要涉及毛澤東領導的,他們都試圖否定;只要是毛澤東在工作中與其他人的爭論或分歧,他們都把錯誤歸于毛澤東。不僅如此,歷史虛無主義還對毛澤東進行人身攻擊,試圖在人格、人品、道德等層面加以丑化和貶低。

  三是主觀想象、捏造事實。尊重事實,應當是史學工作者必須具備的首要的專業素養、學術操守和社會責任。但是,歷史虛無主義連這最起碼的學術道德都不具備。他們不是從最基本的歷史事實出發,往往是從主觀想象出發,沒有確鑿的史料根據,為了達到否定毛澤東的目的,隨心所欲、信口開河地編造、拋出聳人聽聞的所謂“歷史真相”,制造轟動效應。比如,有的揭發毛澤東的《矛盾論》“有抄襲之嫌”;近期還有人發表文章說皖南事變后周恩來在悲憤之中寫下的“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八個大字,不是針對國民黨頑固派制造反共摩擦,而主要針對的是毛澤東,“毛澤東對皖南軍隊不公道”,對新四軍是“有成見”,“國民黨反革命打我們,這能叫千古奇冤嗎?(按:在國共聯合統一戰線之內,新四軍遭到國民黨軍隊圍剿,不是千古奇冤嗎?)”眾所周知,上述這類謠言、謊言盡管也許能夠蒙蔽一時,但最終都經不起史料上的稽核。

  四是攻其一點,不及其余。歷史虛無主義不分主流、支流,把歷史碎片化,往往抓住某個歷史細節,以偏蓋全進而顛覆整體歷史,在思想方法上是片面的。比如,有的人把新中國成立后的毛澤東說成是“不好的毛澤東”,“在重大決策上,特別是內政決策上,基本上是失誤的”。[7]他們只是揪住個別錯誤不放,沒有從毛澤東的一生來評價其功過得失;對于毛澤東犯的錯誤,不是具體地分析,不是從總結經驗教訓的角度給予恰如其分的批評,而是把特定歷史環境下犯的錯誤無限夸大、大肆渲染,全盤否定。

  五是只看到歷史的表面現象,而沒有看到歷史的本質。比如說,有的人認為新民主主義中有沒有民主的概念,其理由是延安時期張聞天等中共領導人對新民主主義文化的方向概括為“四化”,即民族化、民主化、科學化、大眾化,但過不多久就被毛澤東刪去了“民主化”,而成了“三化”,毛澤東概括的中國文化的方向“顯然不能說是正確”的,新民主主義的文化綱領,還是采取“四化”說為好。”事實上,最早提出“四化”的是毛澤東。1939年12月13日,他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聽取艾思奇關于準備陜甘寧邊區文代會報告內容的介紹時表示,新文化的性質不要提三民主義文化,“以提中華民族新文化為好”,“新文化用下面四大口號為好:民族化(包括舊形式),民主化(包括統一戰線),科學化(包括各種科學),大眾化(魯迅提出的口號,我們需要的)。”而張聞天是在1940年1月5日陜甘寧邊區文化協會第一次代表大會做報告時才把“中華民族新文化的內容和性質”概括為“四化”,毛澤東比張聞天用“四化”的提法還要早20多天。在9日演講中,毛澤東首次使用了“新民主主義文化”概念,并用“三化”來界定其內涵。這一文字表述上的變動,不是簡單地把“民主化”這三個字刪掉,更不是毛澤東不重視民主化,而是使表述更加科學、嚴謹,因為新民主主義這一特定概念本身就包含民主的內涵。而在“新民主主義文化”概念尚未提出之前,包括“民主化”在內的“四化”提法對“中華民族新文化”這樣一種新文化形態而言,當然更全面。看來,研究歷史不能只滿足于對歷史表象的膚淺分析,而應當聯系特定的歷史環境,揭示歷史現象之間的內在邏輯。有的人先形成定論然后再去尋找為其觀點服務的支撐史料,這種研究態度和方法顯然是很危險的。列寧曾嚴肅地提出批評:“在社會現象領域,沒有哪種方法比胡亂抽出一些個別事實和玩弄實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腳的了。”六是境內外各種歷史虛無主義遙相呼應、沆瀣一氣。近些年,國外敵對勢力精心炮制了一些“妖魔化”毛澤東的“重磅炸彈”,如《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等,充斥著大量的謊言以欺騙國際社會,一時間國外攻擊毛澤東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甚囂塵上。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境內外“非毛化”思潮出現相互呼應的傾向。特別是有些在境外對毛澤東的貶損,時常得到國內個別人的吹捧,從而放大了歷史虛無主義在國內的惡劣影響。比如境外個別研究延安整風的書,把延安整風描繪成黨內的殘酷斗爭,把毛澤東寫成一個踩著別人往上爬、擅于權力斗爭的小人。正是這樣一部夸大錯誤、歪曲真相的書卻受到國內少數人的極力吹捧,冠之以“史詩之作”,是迄今為止研究延安整風“最全面系統并獨具匠心的大作”。

  二、歷史虛無主義為什么把“虛無”的矛頭集中指向毛澤東

  根據歷史唯物主義,無產階級政黨的主要領袖,不僅僅代表其個人,同時還是他所代表的政黨以及他所處的整個階級利益的化身。丑化、否定共產黨的主要領袖,不僅僅是搞倒一個人的問題,而是通過否定主要領袖進而否定他所代表的整個政黨、整個階級,乃至他所代表的那個政權。丑化共產黨的主要領袖,這是西方敵對勢力搞垮共產黨、顛覆社會主義制度最便捷、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徑,并且已經有過“成功”的先例。1989年美國一位反共人士布熱津斯基曾出版過一本名叫《大失敗》的書,他在書中就直言不諱地教導蘇聯國內持不同政見者,要搞垮共產黨,重點是把斯大林搞臭,而且對“斯大林造成災難的根源要追溯到列寧”。

  歷史虛無主義把毛澤東作為最主要的攻擊對象,首先是因為否定了毛澤東,就從根本上打開了否定黨和國家整個歷史的突破口。眾所周知,毛澤東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主要的締造者,在相當長的一個歷史時期內他還是我們黨和國家最主要的領導人,他的一生以及他畢生追求的事業是與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與新中國的歷史緊密融合在一起的。胡錦濤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大會上,高度概括了我們黨完成和推進了三件了不起的大事: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實現了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完成了社會主義革命,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行了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開創、堅持和發展了中國社會主義。在三件大事中,前兩件就是在毛澤東直接領導下完成的,即便是第三件大事也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在完成前兩件大事的基礎上進行的,黨的十七大報告強調“我們要永遠銘記”,就是提醒我們不應該忘記那段歷史,更不應該貶損領導人民推動那段歷史發展的杰出人物。有的人提出奪取政權后的毛澤東“是一個不好的毛澤東”,“在重大決策上,特別是內政決策上,基本上是失誤的”。照此觀點則必然是抹黑黨史、國史。正是由于毛澤東與黨的歷史、新中國的歷史是融為一體的,所以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實際上就是維護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部分的歷史。否定毛澤東就是否定中國革命大部分的歷史,否定這樣一個偉大的歷史人物,意味著否定我們國家的一段重要歷史。這就會造成思想混亂,導致政治的不穩定。其次,否定了毛澤東,就從根本上打開了動搖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突破口。不久前,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指出:“中國社會主義這條道路來之不易,它是在改革開放30多年的偉大實踐中走出來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多年的持續探索中走出來的,是在對近代以來170多年中華民族發展歷程的深刻總結中走出來的,是在對中華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傳承中走出來的。”其中,毛澤東與中國社會主義道路有著歷史的內在聯系,中國社會主義是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艱辛探索和所取得的偉大歷史性成就的基礎上所開創和發展起來的,中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也是在毛澤東領導下奠基和不斷完善,中國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對毛澤東思想的繼承、發展和創新。歷史虛無主義不是就歷史問題談歷史問題,他們的目的在于通過否定過去進而否定現在,并且引導未來走向。歷史虛無主義別有用心地把攻擊的矛頭指向毛澤東,就是企圖誣蔑毛澤東為“專制獨裁的封建帝王”,把毛澤東時代歪曲為黑暗、封建專制時代,把黨和國家建設中的一切失誤都歸結為毛澤東個人以及所建立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從而從歷史合理性的角度進一步否定今天我們正在堅持的中國社會主義道路和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引導中國走上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的歧路。

  第三,否定了毛澤東,就瓦解了民心,從根本上打開了摧毀中國共產黨執政正當性的突破口。中國共產黨執政是否具有正當性,涉及兩個問題:一是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的途徑是否正當,這涉及如何評價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問題;二是中國共產黨在全國范圍執政后,總體上有沒有推動生產力的發展,究竟是造福人民還是禍害人民。以“告別革命”論為代表的歷史虛無主義即是否定中國革命的正當性。歷史虛無主義抹黑那段歷史,其背后意圖實際上是指向我們黨執政的正當性。毛澤東在中國各族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威望,盡管他已經逝世近40年,但他的豐功偉績至今仍然受到我們黨以及億萬群眾的緬懷,他的精神風范和人格魅力仍在影響著今天人們的工作、生活,他為后人留下的理論著作和寶貴思想,教育了幾代人,直至今天人們仍然在不斷地學習、研究和宣傳,從中挖掘有益于推進新時期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歷史啟示。如果把這樣一位在人民心中享有崇高地位的領袖人物肆意地加以抹黑、丑化,把黨90多年的光榮歷史徹底否定,不僅會造成執政黨內部的思想混亂,而且會動搖人民群眾對黨的領袖的愛戴以及對黨的信任和擁護,會從心理上瓦解中國共產黨乃至全民族團結統一的思想基礎。

  三、要清醒預見歷史虛無主義否定毛澤東會導致的政治后果

  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極具破壞性的極端思潮,特別是它對共產黨領袖的丑化,對黨的整個歷史的歪曲,所造成的社會危害是不可以低估的。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由于否定執政黨的領袖而導致亡黨亡國的政治惡果,早有前車之鑒。1959年2月,毛澤東在一次中央會議上對黨的高級干部曾講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說:“歷史上,不管中國外國,凡是不應該否定一切的而否定一切,凡是這么做了的,結果統統毀滅了他們自己。”毛澤東在這里著重強調實事求是地對待歷史的重要性。30多年后,蘇聯共產黨重蹈歷史覆轍,對于我們今天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無疑具有重要的警示意義。

  蘇聯解體前社會上污蔑共產黨領袖的逆流,發端于蘇共二十大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的批判。其后這股思潮愈演愈烈,把對已故黨的領導人的批判轉向對蘇聯社會制度的批判,引導蘇聯人民得出這樣的結論:“一切都是社會制度的錯,也就是說,應該替換它。”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蘇聯前政要、歷史學家紛紛指出,歷史虛無主義否定革命領袖在蘇聯解體中起到了關鍵性作用。比如,原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蘇聯副總統根納季·亞納耶夫,在其近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就十分痛心地指出:20世紀50年代中期,赫魯曉夫“一味庸俗、不加區分地‘削去’斯大林在蘇聯歷史中的作用”,“給蘇聯社會占有優勢地位的心理道德狀況、群眾的世界觀和方法論造成毀滅性的打擊”。“當時,在蘇共20大的日子里,群眾的意識中被植入了虛無主義、無動于衷和懷疑一切的種子。這些雜草的種子狂長,到千年之末,雜草已經長滿曾經是偉大國家的廣袤空間”。

  蘇聯亂史滅國的歷史教訓極具警示價值,它啟示我們,否定黨的領袖是打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缺口,并進而否定共產黨執政的合理性。在社會主義國家,一些人尤其是年輕人,由于對黨和國家的歷史、對已故黨的領袖缺乏深入的了解,對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缺乏辨別能力,很容易受到歷史虛無主義所謂“新觀點”的迷惑,使歪曲和丑化領袖人物的逆流得以興風作浪。同時,還應當引起注意的是,否定了毛澤東,不僅僅否定了過去的那一段歷史,而且還間接地否定了新時期改革開放偉大事業。2013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侯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強調指出:“中國社會主義是在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開創的,但也是在新中國已經建立起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并進行了20多年建設的基礎上開創的”,兩個時期雖然有很大差別,“但兩者決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對立的。”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是辯證統一的關系,現在有的人為了否定毛澤東及其領導的社會主義建設成就,把改革開放前與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割裂開來、對立起來,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來貶低毛澤東,抹黑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這種做法從表面上看似乎抬高了改革開放新時期,但實際上在否定了前一個歷史時期的同時也否定了后一個歷史時期。30多年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新時期的改革開放的確是一項嶄新的事業,但它并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在繼承前人特別是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艱辛探索和所取得的偉大歷史性成就的基礎上進行的。毛澤東不愧是中國社會主義的偉大奠基者,他與新時期的改革開放嶄新事業不是對立的,我們今天要堅定不移地推進中國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偉大事業,就必須始終維護這位奠基者的歷史地位。

  由此可見,當前怎樣評價毛澤東,怎樣對待中國革命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不僅僅是某個具體歷史現象應當如何認識的問題,而是關系到現實,特別是關系到當前意識形態領域能否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能否堅持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一個重大政治問題。對此,黨中央已經明確指出:“國際國內意識形態領域許多問題涉及黨的歷史。正確認識和對待黨的歷史,關系黨的形象,關系黨的生命,關系國家長治久安。”從某種意義上講,黨史的核心問題就是對毛澤東的態度問題,因此,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排除歷史虛無主義的干擾,是當前思想理論戰線一場嚴肅的斗爭,我們應當按照黨中央的要求,從這個立足點和政治高度來審視維護毛澤東歷史地位的重要性。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從來就不是簡單地對待毛澤東的評價問題,而是始終把它作為一個關系國家長治久安的全局性問題。中國共產黨從政治大局的戰略高度,始終堅定地維護好毛澤東在黨和國家政治生活中的歷史地位,使中國在面臨極其復雜的風險和考驗的30多年改革開放中維持了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從根本上避免了蘇聯亡黨亡國悲劇的重演。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總體情況是健康的,但是我們還應當清醒地看到,國內外敵對勢力從沒有放松對毛澤東的造謠、誣蔑,個別抹黑黨的領袖的雜音在網絡等媒體中還時有出現、混淆視聽,傳播負能量,干擾主旋律。對此,我們必須保持必要的警惕,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為指導,牢牢掌握網絡、報刊等意識形態輿論陣地,及時主動地回應、擊碎各種謠言、還原歷史真相,旗幟鮮明地闡明自己的觀點,不斷凝聚社會共識,激發意識形態領域的正能量。

  魯迅逝世后遭到了眾多的非議和誹謗,現代著名作家郁達夫曾講過一句名言,他說:“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這句富有哲理的話,雖然是郁達夫為悼念魯迅先生有感而發,但如果用在今天,用在同樣遭到眾多攻擊、污蔑的毛澤東身上,一樣發人深醒。如果對歷史虛無主義散布的各種錯誤觀點不旗幟鮮明地加以抵制,如果任其繼續放任自流、肆意蔓延,那么我們是否也可能真的淪為郁達夫所擔憂的“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

  (作者/李方祥 福建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天镇县| 平和县| 大理市| 任丘市| 独山县| 论坛| 天门市| 聂拉木县| 理塘县| 兴隆县| 武平县| 济宁市| 江阴市| 南木林县| 喜德县| 连江县| 蓝山县| 马龙县| 星座| 通榆县| 昌黎县| 铁岭市| 黄山市| 南木林县| 右玉县| 邵阳县| 吉林市| 永寿县| 新闻| 班戈县| 南岸区| 广安市| 遂平县| 东海县| 福建省| 嘉义县| 太康县| 乌拉特前旗| 文成县| 台东县| 濮阳市| 仪征市| 平利县| 苏州市| 垦利县| 甘孜县| 射洪县| 资源县| 内丘县| 金湖县| 涞源县| 孙吴县| 阜城县| 郑州市| 金山区| 灌阳县| 来凤县| 西安市| 珲春市| 焉耆| 和政县| 罗田县| 昭觉县| 石河子市| 通许县| 宜都市| 碌曲县| 天峻县| 武川县| 普兰店市| 义乌市| 南华县| 康保县| 宁津县| 巴塘县| 安多县| 都匀市| 渭源县| 柳林县| 南部县| 海阳市| 肥乡县| 廊坊市| 通化县| 谢通门县| 长垣县| 灵山县| 重庆市| 鄂州市| 崇信县| 工布江达县| 青田县| 湟源县| 平昌县| 松阳县| 伊金霍洛旗| 松溪县| 长春市| 衡水市| 青海省| 牙克石市| 江孜县| 玉龙| 古浪县| 宜昌市| 鄂托克前旗| 浦北县| 渑池县| 澄城县| 稻城县| 祁东县| 辽阳县| 平南县| 江门市| 林西县| 陆良县| 大同市| 安阳县| 木里| 广西| 长岛县| 萝北县| 泗水县| 安远县| 江陵县| 广元市| 县级市| 辽中县| 南开区| 南陵县| 江永县| 隆尧县| 绥德县| 安庆市| 霞浦县| 定南县| 桐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