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雜文集·墳·未有天才之前
  
 
 
   

 
 

魯迅文集·雜文集·墳

 
 
 
未有天才之前


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友會講
 

 
  我自己覺得我的講話不能使諸君有益或者有趣,因為我實在不知道什么事,但推托拖延得太長久了,所以終于不能不到這里來說幾句。

  我看現在許多人對于文藝界的要求的呼聲之中,要求天才的產生也可以算是很盛大的了,這顯然可以反證兩件事:一是中國現在沒有一個天才,二是大家對于現在的藝術的厭薄。天才究竟有沒有?也許有著罷,然而我們和別人都沒有見。倘使據了見聞,就可以說沒有;不但天才,還有使天才得以生長的民眾。

  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長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產生,長育出來的,所以沒有這種民眾,就沒有天才。有一回拿破侖過 Alps 山②,說,“我比 Alps山還要高!”這何等英偉,然而不要忘記他后面跟著許多兵;倘沒有兵,那只有被山那面的敵人捉住或者趕回,他的舉動、言語,都離了英雄的界線,要歸入瘋子一類了。所以我想,在要求天才的產生之前,應該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譬如想有喬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沒有土,便沒有花木了 。所以,土實在較花木還重要。花木非有土不可,正同拿破侖非有好兵不可一樣。

  然而現在社會上的論調和趨勢,一面固然要求天才,一面卻要他滅亡,連預備的土也想掃盡。舉出幾樣來說:

  其一就是“整理國故”③。自從新思潮來到中國以后,其實何嘗有力,而一群老頭子,還有少年,卻已喪魂失魄的來講國故了,他們說,“中國自有許多好東西,都不整理保存,倒去求新,正如放棄祖宗遺產一樣不肖。”抬出祖宗來說法,那自然是極威嚴的,然而我總不信在舊馬褂未曾洗凈疊好之前,便不能做一件新馬褂。就現狀而言,做事本來還隨各人的自便,老先生要整理國故,當然不妨去埋在南窗下讀死書。至于青年,卻自有他們的活學問和新藝術,各干各事,也還沒有大妨害的。但若拿了這面旗子來號召,那就是要中國永遠與世界隔絕了。倘以為大家非此不可,那更是荒謬絕倫!我們和古董商人談天,他自然總稱贊他的古董如何好,然而他決不痛罵畫家、農夫、工匠等類,說是忘記了祖宗:他實在比許多國學家聰明得遠。

  其一是“崇拜創作”④。從表面上看來,似乎這和要求天才的步調很相合,其實不然。那精神中,很含有排斥外來思想、異域情調的分子,所以也就是可以使中國和世界潮流隔絕的。許多人對于托爾斯泰、都介涅夫、陀思妥夫斯奇⑤的名字,已經厭聽了,然而他們的著作,有什么譯到中國來?眼光囚在一國里,聽談彼得和約翰⑥就生厭,定須張三李四才行,于是創作家出來了,從實說,好的也離不了刺取點外國作品的技術和神情,文筆或者漂亮,思想往往趕不上翻譯品,甚者還要加上些傳統思想,使他適合于中國人的老脾氣,而讀者卻已為他所牢籠了,于是眼界便漸漸的狹小,幾乎要縮進舊圈套里去。作者和讀者互相為因果,排斥異流,抬上國粹,哪里會有天才產生?即使產生了,也是活不下去的。

  這樣的風氣的民眾是灰塵,不是泥土,在他這里長不出好花和喬木來!

  還有一樣是惡意的批評。大家的要求批評家的出現,也由來已久了,到目下就出了許多批評家。可惜他們之中很有不少是不平家,不像批評家,作品才到面前,便恨恨地磨墨,立刻寫出很高明的結論道:“唉,幼稚得很。中國要天才!”到后來,連并非批評家也這樣叫喊了,他是聽來的。其實即使天才,在生下來的時候的第一聲啼哭,也和平常的兒童的一樣,決不會就是一首好詩。因為幼稚,當頭加以戕賊,也可以萎死的。我親見幾個作者,都被他們罵得寒噤了。那些作者大約自然不是天才,然而我的希望是:便是常人也留著。

  惡意的批評家在嫩苗的地上馳馬,那當然是十分快意的事;然而遭殃的是嫩苗──平常的苗和天才的苗。幼稚對于老成,有如孩子對于老人,決沒有什么恥辱;作品也一樣,起初幼稚,不算恥辱的。因為倘不遭了戕賊,他就會生長、成熟、老成;獨有老衰和腐敗,倒是無藥可救的事!我以為幼稚的人,或者老大的人,如有幼稚的心,就說幼稚的話,只為自己要說而說,說出之后,至多到印出之后,自己的事就完了,對于無論打著什么旗子的批評,都可以置之下理的!

  就是在座的諸君,料來也十之九愿有天才的產生罷,然而情形是這樣,不但產生天才難,單是有培養天才的泥土也難。我想,天才大半是天賦的;獨有這培養天才的泥土,似乎大家都可以做。做土的功效,比要求天才還切近;否則,縱有成千成百的天才,也因為沒有泥土,不能發達,要像一碟子綠豆芽。

  做土要擴大了精神,就是收納新潮,脫離舊套,能夠容納,了解那將來產生的天才;又要不怕做小事業,就是能創作的自然是創作,否則翻譯、介紹、欣賞、讀、看、消閑都可以。以文藝來消閑,說來似乎有些可笑,但究竟較勝于戕賊他。

  泥土和天才比,當然是不足齒數的,然而不是堅苦卓絕者,也怕不容易做;不過事在人為,比空等天賦的天才有把握。這一點,是泥土的偉大的地方,也是反有大希望的地方,而且也有報酬──譬如好花從泥土里出來,看的人固然欣然的賞鑒,泥土也可以欣然的賞鑒,正不必花卉自身,這才心曠神怡的──假如當作泥土也有靈魂的說。


  【注釋】

  ①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四年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友會刊》第一期。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京報副刊》第二十一號轉載時,前面有一段作者的小引:“伏園兄:今天看看正月間在師大附中的演講,其生命似乎確乎尚在,所以校正寄奉,以備轉載。二十二日夜,迅上。”

  ②Alps山:即阿爾卑斯山,歐洲最高大的山脈,位于法意兩國之間。拿破侖在一八〇〇年進兵意大利同奧地利作戰時,曾越過此山。

  ③“整理國故”:當時胡適所提倡的一種主張。胡適在一九一九年七月就鼓吹“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同年十二月他又在《新青年》第七卷第一號《“新思潮”的意義》一文中提出“整理國故”的口號。一九二三年在北京大學《國學季刊》的《發刊宣言》中,他更系統地宣傳“整理國故”的主張,企圖誘使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脫離現實的革命斗爭。本文中所批評的,是當時某些附和胡適的人們所發的一些議論。

  ④“崇拜創作”:根據作者后來寫的《祝中俄文字之交》(《南腔北調集》),這里所說似因郭沫若的意見而引起的。郭沫若曾在一九二一年二月《民鐸》第二卷第五號發表的致李石岑函中說過:“我覺得國內人士只注重媒婆,而不注重處子;只注重翻譯,而不注重產生。”他的這些話,是由于看了當年上海《時事新報》副刊《學燈》雙十節增刊而發的,在增刊上刊載的第一篇是翻譯小說,第二篇才是魯迅的《頭發的故事》。事實上,郭沫若也重視翻譯,他曾經翻譯過許多外國文學作品,魯迅的意見也不能看作只是針對個人的。

  ⑤托爾斯泰(1828—1910):俄國作家。著有《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活》等。都介涅夫(1818—1883),通譯屠格涅夫,俄國作家。著有小說《獵人筆記》《羅亭》《父與子》等。陀思妥夫斯奇(1821-1881),通譯陀斯妥耶夫斯基,俄國作家。著有小說《窮人》《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罪與罰》等。

  ⑥彼得和約翰:歐美人常用的名字,這里泛指外國人。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奈曼旗| 佛山市| 阜新| 清丰县| 怀化市| 五河县| 北碚区| 阜城县| 台湾省| 长宁县| 公主岭市| 余庆县| 姜堰市| 河北省| 广饶县| 盘山县| 金秀| 贺州市| 和田市| 米脂县| 荆州市| 麟游县| 锦州市| 娄底市| 子长县| 通化市| 武山县| 深圳市| 准格尔旗| 公主岭市| 郁南县| 全州县| 兴和县| 健康| 从化市| 阿鲁科尔沁旗| 澎湖县| 朔州市| 兴隆县| 呈贡县| 怀来县| 乌兰浩特市| 都江堰市| 岳池县| 中西区| 乌兰察布市| 沂南县| 上蔡县| 怀仁县| 沧源| 和林格尔县| 开远市| 岗巴县| 巨鹿县| 大宁县| 岳西县| 平果县| 昌平区| 曲阳县| 安康市| 沛县| 申扎县| 民勤县| 定日县| 原阳县| 中西区| 庆元县| 申扎县| 曲水县| 报价| 库尔勒市| 松江区| 临沧市| 泾阳县| 建阳市| 扎兰屯市| 凉山| 安福县| 延川县| 调兵山市| 黄浦区| 遂宁市| 平利县| 江油市| 炉霍县| 台安县| 眉山市| 建阳市| 蒲城县| 浠水县| 勐海县| 林周县| 天峨县| 丽水市| 新民市| 双鸭山市| 中江县| 广汉市| 乃东县| 龙山县| 韶关市| 鄢陵县| 理塘县| 常山县| 阜平县| 琼海市| 青河县| 来凤县| 东乌珠穆沁旗| 绥德县| 忻州市| 拜泉县| 辽阳市| 岢岚县| 新晃| 安溪县| 台东市| 广德县| 屏边| 弋阳县| 肇源县| 理塘县| 漳州市| 赣州市| 新宾| 景洪市| 孟村| 察雅县| 西和县| 桓仁| 江源县| 安溪县| 定陶县| 雷州市| 湖北省| 石棉县| 凤冈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