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散文集·野草·淡淡的血痕中
  
 
 
   

 
 

魯迅文集·散文集·野草

 
 
 
淡淡的血痕中


──紀念幾個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還是一個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變異,卻不敢毀滅一個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卻不敢長存一切尸體;暗暗地使人類流血,卻不敢使血色永遠鮮濃;暗暗地使人類受苦,卻不敢使人類永遠記得。

  他專為他的同類──人類中的怯弱者──設想,用廢墟荒墳來襯托華屋,用時光來沖淡苦痛和血痕;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為度,遞給人間,使飲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無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須使一切也欲生,他還沒有滅盡人類的勇氣。

  幾片廢墟和幾個荒墳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們都在其間咀嚼著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棄,以為究竟勝于空虛,各各自稱為“天之僇民”②,以作咀嚼著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辯解,而且悚息著靜待新的悲苦的到來。新的,這就使他們恐懼,而又渴欲相遇。

  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這樣。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間。他屹立著,洞見一切已改和現有的廢墟和荒墳,記得一切深廣和久遠的苦痛,正視一切重疊淤積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將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戲。他將要起來使人類蘇生,或者使人類滅盡,這些造物主的良民們。

  造物主,怯弱者,羞慚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變色。

  一九二六年四月八日


  【注釋】

  ①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九日《語絲》周刊第七十五期。
 
  作者在《〈野草〉英文譯本序》中說:“段祺瑞政府槍擊徒手民眾后,作《淡淡的血痕中》”。
 
  ②“天之僇民”:語出《莊子·大宗師》。僇,原作戮,僇風,受刑戮的人、罪人。原語是孔子的自稱,意為受人間世俗束縛的人。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霍山县| 会东县| 荃湾区| 无极县| 鹤壁市| 綦江县| 郓城县| 巨鹿县| 多伦县| 新闻| 城口县| 平邑县| 枝江市| 镇赉县| 沛县| 监利县| 双牌县| 子洲县| 富宁县| 图片| 驻马店市| 安丘市| 兴国县| 闸北区| 南岸区| 额尔古纳市| 定兴县| 台前县| 剑河县| 英超| 九寨沟县| 本溪| 东宁县| 甘洛县| 天水市| 丰台区| 金门县| 杂多县| 宜宾县| 洪雅县| 明水县| 翼城县| 商丘市| 沙洋县| 华坪县| 林芝县| 子洲县| 沾化县| 三门峡市| 伊川县| 阿尔山市| 承德市| 凤阳县| 咸丰县| 岳普湖县| 叙永县| 贺兰县| 石嘴山市| 大方县| 铜梁县| 濉溪县| 大新县| 清原| 西充县| 柳江县| 扶绥县| 荔浦县| 张家口市| 云南省| 卓资县| 江源县| 乌审旗| 福建省| 错那县| 喀喇沁旗| 大荔县| 旺苍县| 福泉市| 健康| 什邡市| 正阳县| 定陶县| 垣曲县| 奉节县| 温州市| 扶沟县| 吉林省| 怀来县| 垫江县| 石泉县| 枞阳县| 城市| 麻城市| 寿光市| 莱阳市| 南安市| 龙泉市| 宁乡县| 张北县| 时尚| 龙海市| 电白县| 岚皋县| 屏边| 平塘县| 吉木萨尔县| 阿巴嘎旗| 汉阴县| 临汾市| 襄垣县| 乃东县| 交口县| 湘西| 蒲江县| 衡东县| 溧阳市| 黄山市| 岳阳市| 商都县| 吴桥县| 怀化市| 鄯善县| 遂平县| 祥云县| 滁州市| 金川县| 华坪县| 深水埗区| 喀喇沁旗| 平乡县| 朝阳区| 奇台县| 海口市| 福建省| 建宁县| 罗山县| 偃师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