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翁對韻·卷上 〔明末·李漁〕 -- 子夜星網站
 
 
 
  
·主頁 >> 子夜書案 >> 笠翁對韻 <1>


   

笠翁對韻

 〔明末〕李漁
  

《笠翁對韻》凡二卷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李漁(1611-1680),原名仙侶,字謫凡,號天徒。中年改名李漁,字笠鴻,號笠翁。明末清初著名戲曲家。江蘇如皋人,祖籍浙江蘭溪。李漁出生時,由于其祖輩在如皋創業已久,此時 “家素饒,其園亭羅綺甲邑內”,故他一出生就享受了富足生活。其后由于在科舉中失利,《閑情偶寄》一書就是在這一段內完成并付梓的。1672 、1673年,隨著喬、王二姬的先后離世,支撐李漁富足生活的家庭戲班也土崩瓦解了,李漁的生活從此轉入了捉襟見肘的困頓之中,經常靠舉貸度日,1680年,古稀之年的李漁于貧病交加中凄然離世。

  --- ---
  ◇聲律啟蒙 ◇平水韻表 ◇中華新韻 ◇ 詩詞格律


 

◎ 卷上


  一東

  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風高秋月白,雨霽晚霞紅。牛女二星河左右,參商兩曜斗西東。十月塞邊,颯颯寒霜驚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漁翁。
  河對漢,綠對紅,雨伯對雷公。煙樓對雪洞,月殿對天宮。云叆叇,日曈曚,蠟屐對漁篷。過天星似箭,吐魄月如弓。驛旅客逢梅子雨,池亭人挹藕花風。茅店村前,皓月墜林雞唱韻;板橋路上,青霜鎖道馬行蹤。
  山對海,華對嵩,四岳對三公。宮花對禁柳,塞雁對江龍。清暑殿,廣寒宮,拾翠對題紅。莊周夢化蝶,呂望兆飛熊。北牖當風停夏扇,南簾曝日省冬烘。鶴舞樓頭,玉笛弄殘仙子月;鳳翔臺上,紫簫吹斷美人風。

  【簡注】
  參商[shēn shāng]:《左傳·昭元年》載,傳說高辛氏有二子,長閼伯,季實沉。兄弟不睦,日尋戈矛。帝遷閼于商丘,主辰;遷沉于大夏,主參,使之永不相遇。
  斗:北斗七星。
  戍[shù]旅:守邊塞的兵卒。
  叆叇[ài dài]:濃云蔽日之狀。
  曈曚[tóng méng]:日初出將明未明之狀。
  蠟屐[là jī]:以蠟涂木屐,涂蠟的木屐。晉代阮孚好蠟屐,謝靈運亦有登山蠟屐。后常以“蠟屐”指悠閑、無所作為的生活。
  梅子雨:即黃梅雨。五月江南雨,迎梅又送梅。
  藕花風:夏天荷花開放時的涼風。元王惲詩:“人立藕花風”。
  “茅店”四句:用唐溫庭筠《商山早行》“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詩意。
  華、嵩:西岳華山和中岳嵩山。
  四岳:指東岳泰山、西岳華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
  三公:星名。《晉書·天文志上》:“三公在北三星曰九卿內坐,主治萬事。”
  清暑殿:三國孫吳有避暑宮,夏日無暑氣。
  廣寒宮:即月宮。夢化蝶:莊子夢中化蝶,“栩栩然胡蝶也”。
  兆飛熊:商末呂望釣于渭濱,周文王將狩獵,卜卦:“非龍非螭,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果遇呂望于渭陽。


  二冬

  晨對午,夏對冬,下餉對高舂。青春對白晝,古柏對蒼松。垂釣客,荷鋤翁,仙鶴對神龍。鳳冠珠閃爍,螭帶玉玲瓏。三元及第才千頃,一品當朝祿萬鐘。花萼樓間,仙李盤根調國脈;沉香亭畔,嬌楊擅寵起邊風。
  清對淡,薄對濃,暮鼓對晨鐘。山茶對石菊,煙鎖對云封。金菡萏,玉芙蓉,綠綺對青鋒。早湯先宿酒,晚食繼朝饔。唐庫金錢能化蝶,延津寶劍會成龍。巫峽浪傳,云雨荒唐神女廟;岱宗遙望,兒孫羅列丈人峰。
  繁對簡,疊對重,意懶對心慵。仙翁對釋伴,道范對儒宗。花灼灼,草茸茸,浪蝶對狂蜂。數竿君子竹,五樹大夫松。高皇滅項憑三杰,虞帝承堯殛四兇。內苑佳人,滿地風光愁不盡;邊關過客,連天煙草憾無窮。

  【簡注】
  下餉:下午。
  高舂[chōng]:傍晚時分。《淮南子·天文》:“(日)至于淵虞,是謂高舂;至于連石,是謂下舂。”又“高舂,……民碓舂時也。”
  三元及第:封建科舉考試,在興慶宮內。唐明皇曾詔李白于此題賞牡丹花《清平調》三首。
  嬌楊:即楊貴妃楊玉環。唐明皇寵之而致安史之亂。“邊風”指此。
  君子竹:古人謂竹勁節虛心有君子德,晉王子猷喜種之,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大夫松:秦始皇登泰山,避雨松下,封松為五大夫。
  三杰:指蕭何、韓信、張良。
  四兇:指共工、驩兜、三苗、鯀四人。殛,誅殺。


  三江

  奇對偶,只對雙,大海對長江。金盤對玉盞,寶燭對銀釭。朱漆檻,碧紗窗。舞調對歌腔。興漢推馬武,諫夏著尨逄。四收列國群王服,三筑高城眾敵降。跨鳳登臺,瀟灑仙姬秦弄玉;斬蛇當道,英雄天子漢劉邦。
  顏對貌,像對龐,步輦對徒杠。停針對擱竺,意懶對心降。燈閃閃,月幢幢,攬轡對飛艭。柳堤馳駿馬,花院吠村尨。酒量微酡瓊杏頰,香塵沒印玉蓮雙。詩寫丹楓,韓女幽懷流御水;淚彈斑竹,舜妃遺憾積湡江。


  四支

  泉對石,干對枝,吹竹對彈絲。山亭對水榭,鸚鵡對鸕鶿。五色筆,十香詞,潑墨對傳卮。神奇韓干畫,雄渾李陵詩。幾處花街新奪錦,有人香徑淡凝脂。萬里烽煙,戰士邊頭爭保塞;一犁膏雨,農夫村外盡乘時。
  菹對醢,賦對詩,點漆對描脂。璠簪對珠履,劍客對琴師。沽酒價,買山資,國色對仙姿。晚霞明似錦,春雨細如絲。柳絆長堤千萬樹,花橫野寺兩三枝。紫蓋黃旗,天象預占江左地;青袍白馬,童謠終應壽陽兒。
  箴對贊,缶對卮,螢炤對蠶絲。輕裾對長袖,瑞草對靈芝。流涕策,斷腸詩,喉舌對腰肢。云中熊虎將,天上鳳凰兒。禹廟千年垂橘柚,堯階三尺覆茅茨。湘竹含煙,腰下輕紗籠玳瑁;海棠經雨,臉邊清淚濕胭脂。
  爭對讓,望對思。野葛對山梔。仙風對道骨,天造對人為。專諸劍,博浪椎。經緯對干支。位尊民物主,德重帝王師。望切不妨人去遠,心忙無奈馬行遲。金屋閑來,賦乞茂陵題柱筆;玉樓成后,記須昌谷負囊詞。

  【簡注】
  流涕策:西漢賈誼《陳政事疏》:“臣竊惟事勢,可為痛哭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太息者六。”
  斷腸詩:宋代女詩人朱淑貞,相傳其對婚姻不滿,故詩詞多幽憤哀傷情調,后人輯有《斷腸詩集》、《斷腸詞集》傳世。
  云中:漢代北方有云中郡。
  垂橘柚[jú yòu]:唐杜甫《禹廟》詩:“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
  茅茨:以土為階,以茅為屋。《韓非子·五蠹》:“堯之王天下也,茅茨不剪,采椽不斫。”
  湘竹:湘妃竹,又名斑竹。


  五微

  賢對圣,是對非,覺奧對參微。魚書對雁字,草舍對柴扉。雞曉唱,雉朝飛,紅瘦對綠肥。舉杯邀月飲,騎馬踏花歸。黃蓋能成赤壁捷,陳平善解白登危。太白書堂,瀑泉垂地三千尺;孔明祀廟,老柏參天四十圍。
  戈對甲,幄對幃,蕩蕩對巍巍。嚴灘對邵圃,靖菊對夷薇。占鴻漸,采鳳飛,虎榜對龍旗。心中羅錦繡,口內吐珠璣。寬宏豁達高皇量,叱咤喑啞霸主威。滅項興劉,狡兔盡時走狗死;連吳拒魏,貔貅屯處臥龍歸。
  衰對盛,密對稀。祭服對朝衣,雞窗對雁塔,秋榜對春闈。烏衣巷,燕子磯,久別對初歸。天姿真窈窕,圣德實光輝。蟠桃紫闕來金母,嶺荔紅塵進玉妃。霸王軍營,亞父丹心撞玉斗;長安酒市,謫仙狂興換銀龜。

  【簡注】
  嚴灘:浙江富春江的嚴陵瀨,漢代隱士嚴子陵釣魚處。
  邵圃:秦代東陵侯邵平棄官種瓜,名東陵瓜。
  靖菊:陶潛采菊東籬下,謚“靖節”。
  夷薇:商代末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
  高皇:指漢高祖劉邦。
  霸王:指西楚霸王項羽。
  走狗死:《史記·淮陰侯列傳》載,漢高祖擒韓信,信曰:“狡兔死,走狗烹。”
  臥龍:三國時諸葛亮隱居南陽時,人稱臥龍先生。


  六魚

  羹對飯,柳對榆,短袖對長裾。雞冠對鳳尾,芍藥對芙蕖。周有若,漢相如,王屋對匡廬。月明山寺遠,風細水亭虛。壯士腰間三尺劍,男兒腹內五車書。疏影暗香,和靖孤山梅蕊放;輕陰清晝,淵明舊宅柳條舒。
  吾對汝,爾對余,選授對升除。書箱對藥柜,耒耜對耰鋤。參雖魯,回不愚,閥閱對閻閭。諸侯千乘國,命婦七香車。穿云采藥聞仙女,踏雪尋梅策蹇驢。玉兔金烏,二氣精靈為日月;洛龜河馬,五行生克在圖書。
  欹對正,密對疏,囊橐對苞苴。羅浮對壺嶠,水曲對山紆。驂鶴駕,待鸞輿,桀溺對長沮。搏虎卞莊子,當熊馮婕妤。南陽高土吟梁父,西蜀才人賦子虛。三徑風光,白石黃花供杖履;五湖煙景,青山綠水在樵漁。

  【簡注】
  芙蕖:荷花的別名。
  周有若:東周時人,孔子弟子,有若貌似孔子,曾一度奉以為師。見《史記。仲尼弟子傳》。
  漢相如: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
  五車書:《莊子·天下》:“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后以學富五車稱人之博學。和靖:宋林逋(字和靖)種梅于杭州西湖之孤山,其詠梅名句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七虞

  紅對白,有對無,布谷對提壺。毛錐對羽扇,天闕對皇都。謝蝴蝶,鄭鷓鴣,蹈海對歸湖。花肥春雨潤,竹瘦晚風疏。麥飯豆糜終創漢,莼羹鱸膾竟歸吳。琴調輕彈,楊柳月中潛去聽;酒旗斜掛,杏花村里共來沽。
  羅對綺,茗對蔬,柏秀對松枯。中元對上巳,返璧對還珠。云夢澤,洞庭湖,玉燭對冰壺。蒼頭犀角帶,綠鬢象牙梳。松陰白鶴聲相應,鏡里青鸞影不孤。竹戶半開,對牖不知人在否?柴門深閉,停車還有客來無。
  賓對主,婢對奴,寶鴨對金鳧。升堂對入室,鼓瑟對投壺。覘合璧,頌聯珠,提甕對當壚。仰高紅日近,望遠白云孤。歆向秘書窺二酉,機云芳譽動三吳。祖餞三杯,老去常斟花下酒;荒田五畝,歸來獨荷月中鋤。
  君對父,魏對吳,北岳對西湖。菜蔬對茶飯,苣筍對菖蒲。梅花數,竹葉符,廷議對山呼。兩都班固賦,八陣孔明圖。田慶紫荊堂下茂,王裒青柏墓前枯。出塞中郎,羝有乳時歸漢室;質秦太子,馬生角日返燕都。

  【簡注】
  投壺:用箭桿投壺,古代宴會上一種飲酒游戲。
  合璧聯珠:指日、月、五星合聚。《漢書·律歷志上》:“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后用以表示會集精華之意。
  當壚:指賣酒。壚,酒店放酒壇的土臺。歆向:西漢劉向、劉歆,父子讀書于二酉山。機云:晉陸機、陸云,兄弟名重三吳。
  梅花數:古占法。相傳為宋代邵雍所作。附會人事,以斷吉兇。
  竹葉符:即竹使符。漢代分與郡國守相的信符,右留京師,左留郡國。以竹箭五枚刻字制成。
  山呼:古代臣民對皇帝舉行頌祝儀式,叩頭高呼萬歲三次,叫做山呼。
  兩都:西漢班固作《兩都賦》。
  八陣:三國諸葛亮作八陣圖。八陣圖乃行軍陣法。
  紫荊:漢京兆田真、田慶、田廣兄弟欲分家,堂下紫荊樹忽然枯萎,田家受感動,決定不分家,荊樹亦即復生。
  青柏:傳說晉王裒父死攀墓柏號哭,柏樹忽枯。
  羝乳[dī rǔ]:公羊產乳。喻不可能發生之事。見《漢書·蘇武傳》:西漢蘇武出使匈奴被扣,令其放牧公羊,并稱等公羊產乳方可放歸。
  馬角:《燕丹子》載,戰國時燕太子丹為質于秦,秦王曰:馬生角始可放歸。太子悲啼,馬果生角。


  八齊

  鸞對鳳,犬對雞,塞北對關西。長生對益智,老幼對旄倪。頒竹策,剪桐圭,剝棗對蒸梨。綿腰如弱柳,嫩手似柔荑。狡兔能穿三穴隱,鷦鷯權借一枝棲。甪里先生,策杖垂紳扶少主;於陵仲子,辟纑織履賴賢妻。
  鳴對吠,泛對棲,燕語對鶯啼。珊瑚對瑪瑙,琥珀對玻璃。絳縣老,伯州犁,測蠡對燃犀。榆槐堪作蔭,桃李自成蹊。投巫救女西門豹,賃浣逢妻百里奚。闕里門墻,陋巷規模原不陋;隋堤基址,迷樓蹤跡亦全迷。
  越對趙,楚對齊,柳岸對桃溪。紗窗對繡戶,畫閣對香閨。修月斧,上天梯,螮蝀對虹霓。行樂游春圃,工諛病夏畦。李廣不封空射虎,魏明得立為存麑。按轡徐行,細柳功成勞王敬;聞聲稍臥,臨涇名震止兒啼。


  九佳

  門對戶,陌對街,枝葉對根荄。斗雞對揮麈,鳳髻對鸞釵。登楚岫,渡秦淮,子犯對夫差。石鼎龍頭縮,銀箏雁翅排。百年詩禮延馀慶,萬里風云入壯懷。能辨名倫,死矣野哉悲季路;不由徑竇,生乎愚也有高柴。
  冠對履,襪對鞋,海角對天涯。雞人對虎旅,六市對三街。陳俎豆,戲堆埋,皎皎對皚皚。賢相聚東閣,良朋集小齋。夢里山川書越絕,枕邊風月記齊諧。三徑蕭疏,彭澤高風怡五柳;六朝華貴,瑯琊佳氣種三槐。
  勤對儉,巧對乖,水榭對山齋。冰桃對雪藕,漏箭對更牌。寒翠袖,貴荊釵,慷慨對詼諧。竹徑風聲籟,花溪月影篩。攜囊佳韻隨時貯,荷鋤沉酣到處埋。江海孤蹤,云浪風濤驚旅夢;鄉關萬里,煙巒云樹切歸懷。
  杞對梓,檜對楷,水泊對山崖。舞裙對歌袖,玉陛對瑤階。風入袂,月盈懷,虎兕對狼豺。馬融堂上帳,羊侃水中齋。北面黌宮宜拾芥,東巡岱畤定燔柴。錦纜春江,橫笛洞簫通碧落;華燈夜月,遺簪墮翠遍香街。

  【簡注】
  斗雞:古時雞與雞相搏斗的一種游戲。唐王勃有《斗雞檄》。
  揮麈[zhǔ]:揮動拂塵。晉代人常揮麈清談。
  子犯:春秋時晉臣。《左傳·僖二十二年》載,晉重耳乞食于野人,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賜也。”
  夫差:春秋時吳國國君。
  季路:孔子門人。《論語·子路》:子曰:“野哉由也。”
  高柴:孔子門人。遇衛難不徑不竇(既不走小路,又不走孔道,不知變通)。《論語·先進》:子曰:“柴也愚。”
  攜囊:見前李賀系囊貯詩之注釋。
  荷鋤:晉劉伶,好酒。嘗荷鋤自隨曰:“醉死便可埋我。”
  馬融:西漢馬融堂前教授生徒,后設絳紗帳,置女樂。
  羊侃:南朝梁羊侃,好奢侈,結舟為齋,亭館皆備,日事游宴。
  黌宮:古代學校名。
  拾芥:撿取地上的草芥。比喻取之極易。《漢書·夏侯勝傳》:“勝每講授,常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茍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
  岱畤[dài zhì]:岱,泰山。畤,古代祭天地五帝之處。
  燔柴[fán chái]:古代祭天儀式。將玉帛、犧牲等置于積柴上而焚之。《禮·祭法》:“燔柴于泰壇,祭天地。”另意燒火用的柴。如郭沫若《騎士·雙簧》:“燔柴正要著火的時候,我卻得了一番天來的惠雨。”


  十灰

  春對夏,喜對哀,大手對長才。風清對月朗,地闊對天開。游閬苑,醉蓬萊,七政對三臺。青龍壺老杖,白燕玉人釵。香風十里望仙閣,明月一天思子臺。玉橘冰桃,王母幾因求道降;蓮舟藜杖,真人原為讀書來。
  朝對暮,去對來,庶矣對康哉。馬肝對雞肋,杏眼對桃腮。佳興適,好懷開,朔雪對春雷。云移鳷鵲觀,日曬鳳凰臺。河邊淑氣迎芳草,林下輕風待落梅。柳媚花明,燕語鶯聲渾是笑;松號柏舞,猿啼鶴唳總成哀。
  忠對信,博對賅,忖度對疑猜。香消對燭暗,鵲喜對蛩哀。金花報,玉鏡臺,倒斝對銜杯。巖巔橫老樹,石磴覆蒼苔。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綠柳沿堤,皆因蘇子來時種;碧桃滿觀,盡是劉郎去后栽。

  【簡注】
  馬肝:馬肝味劣、喻煩粹之意。
  雞肋:《三國志·魏書·魏武帝紀》載,曹操攻漢中欲還,出口令曰:雞肋。楊修曰:“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示欲還也!”
  鳷鵲[zhī què]觀:古代道觀名。鳷鵲,傳說中的異鳥名。
  鳳凰臺:在江蘇南京市。
  落梅:漢應劭《風俗通》:“五月有落梅風,江淮以為信風。
  金花報:古代狀元寄家信報喜,稱為金花報。
  玉鏡臺:晉溫嶠娶其姑之女,以玉鏡臺為聘禮。
  高士臥:《后漢書·袁安傳》載,袁安遇雪天在家高臥不出,人以為賢,舉為孝廉。
  美人來:隋趙師雄游羅浮山,日暮見一美人邀共飲,雄不覺醉臥。醒來在梅花樹下,翠羽嘈唧其上,月落參橫,惆悵不已。
  蘇子:蘇軾守杭州,令西湖沿堤種桃柳,人號蘇公堤,簡稱蘇堤。
  劉郎:唐劉禹錫《自朗州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詩:“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


  十一真

  蓮對菊,鳳對麟,濁富對清貧。漁莊對佛舍,松蓋對花茵。蘿月叟,葛天民,國寶對家珍。草迎金埒馬,花醉玉樓人。巢燕三春嘗喚友,塞鴻八月始來賓。古往今來,誰見泰山曾作礪;天長地久,人傳滄海幾揚塵。
  兄對弟,吏對民,父子對君臣。勾丁對甫甲,赴卯對同寅。折桂客,簪花人,四皓對三仁。王喬云外鳥,郭泰雨中巾。人交好友求三益,士有賢妻備五倫。文教南宣,武帝平蠻開百越;義旗西指,韓侯扶漢卷三秦。
  申對午,侃對訚,阿魏對茵陳。楚蘭對湘芷,碧柳對青筠。花馥馥,草蓁蓁,粉頸對朱唇。曹公奸似鬼,堯帝智如神。南阮才郎差北富,東鄰丑女效西顰。色艷北堂,草號忘憂憂甚事;香濃南國,花名含笑笑何人。

  【簡注】
  蘿月:蘿藤間的月色。南齊孔稚珪《北山移文》:“秋桂遺風,春蘿罷月。”唐李白《贈王判官》詩:“何處我思君,天臺綠蘿月。”
  葛天民:晉陶潛《五柳先生傳》:“無懷氏之民歟?葛天氏之民歟?”葛天氏,傳說為遠古帝號。古人認為是理想中的自然、淳樸之世。
  金埒:清王武有馬癖,編錢為金埒。嘗乘馬不渡水,曰:“是必惜錦障泥。”去之,馬乃渡水。
  作礪:《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帶,泰山若礪。國以永寧,爰及苗裔。”礪,磨刀石。
  揚塵:喻人世爭拼,猶言滄海桑田。
  奸似鬼:三國時曹操奸偽,人稱奸鬼。
  南阮:晉代洛陽阮氏,處北者富,處南者貧而多才。
  效西顰:古越國美女西施因患心病而捧心皺眉,東村丑女東施以為美,亦捧心效其顰,而丑態益增。
  忘憂:萱草也名忘憂草。
  含笑:花名。


  十二文

  憂對喜,戚對欣,五典對三墳。佛經對仙語,夏耨對春耘。烹早韭,剪春芹,暮雨對朝云。竹間斜白接,花下醉紅裙。掌握靈符五岳麓,腰懸寶劍七星紋。金鎖未開,上相趨聽宮漏永;珠簾半卷,群僚仰對御爐熏。
  詞對賦,懶對勤,類聚對群分。鸞簫對鳳笛,帶草對香蕓。燕許筆,韓柳文,舊話對新聞。赫赫周南仲,翮翮晉右軍。六國說成蘇子貴,兩京收復郭公勛。漢闕陳書,侃侃忠言推賈誼;唐廷對策,巖巖直諫有劉蕡。
  言對笑,績對勛,鹿豕對羊羵。星冠對月扇,把袂對書裙。湯事葛,說興殷,蘿月對松云。西池青鳥使,北塞黑鴉軍。文武成康為一代,魏吳蜀漢定三分。桂苑秋宵,明月三杯邀曲客;松亭夏日,薰風一曲奏桐君。

  【簡注】
  五典、三墳:相傳為遠古之書。
  白接:古代氈巾名。晉代山濤醉后巾帽欹斜。古詩云:“山公斜著白接䍦。”五岳箓:道教符箓。


  十三元

  卑對長,季對昆,永巷對長門。山亭對水閣,旅舍對軍屯。揚子渡,謝公墩,德重對年尊。承乾對出震,疊坎對重坤。志士報君思犬馬,仁王養老察雞豚。遠水平沙,有客泛舟桃葉渡;斜風細雨,何人攜榼杏花村。
  君對相,祖對孫,夕照對朝曛。蘭臺對桂殿,海島對山村。碑墮淚,賦招魂,報怨對懷恩。陵埋金吐氣,田種玉生根。相府珠簾垂白晝,邊城畫角對黃昏。楓葉半山,秋去煙霞堪倚杖;梨花滿地,夜來風雨不開門。

  【簡注】
  揚子渡:古津渡名。在江蘇江都縣南。
  謝公墩:山名,在江蘇江寧縣城北。晉謝安嘗居半山,后來宋王安石也嘗居此。
  承乾、出震、疊坎、重坤:指八卦中乾、震、坎、坤四卦符號的形象特點。
  桃葉渡: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
  杏花村:唐杜牧《清明》詩:“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后因以杏花村指賣酒之處。
  碑墮淚:晉羊祜死后,襄陽人在峴山建碑紀念,見者莫不墮淚,故稱墮淚碑。
  賦招魂:《楚辭》中有宋玉所作《招魂》篇,以招屈原之魂。
  金吐氣:秦王埋金于金陵(今南京)鐘山,以鎮王氣。故稱金陵。
  玉生根:《搜神記》載,晉楊伯雍汲水于嶺上供過客飲用,三年后有一人飲后贈石一斗,謂種之可生玉。
  不開門:唐劉方平《春怨》詩:“寂寞空庭春欲曉,梨花滿地不開門。”


  十四寒

  家對國,治對安,地主對天官。坎男對離女,周誥對殷盤。三三暖,九九寒,杜撰對包彈。古壁蛩聲匝,閑亭鶴影單。燕出簾邊春寂寂,鶯聞枕上漏珊珊。池柳煙飄,日夕郎歸青瑣闥;砌花雨過,月明人倚玉欄干。
  肥對瘦,窄對寬,黃犬對青鸞。指環對腰帶,洗缽對投竿。誅佞劍,進賢冠,畫棟對雕欄。雙垂白玉箸,九轉紫金丹。陜右棠高懷召伯,河南花滿憶潘安。陌上芳春,弱柳當風披彩線;池中清曉,碧荷承露捧珠盤。
  行對臥,聽對看。鹿洞對魚灘。蛟騰對豹變,虎踞對龍蟠。風凜凜,雪漫漫。手辣對心酸。鶯鶯對燕燕,小小對端端。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并兩峰寒。至圣不凡,嬉戲六齡陳俎豆;老萊大孝,承歡七袞舞斑襕。

  【簡注】
  周誥、殷盤:《尚書·周書》有大誥、康誥、酒誥、召誥諸篇。《尚書?商書》中有盤庚上、中、下篇。
  杜撰:憑空捏造之事。唐代杜舉好為不經之談,人謂之為杜撰。
  包彈:宋代包拯為御史中丞,不避權貴,人謂之包彈。
  夕郎:黃門侍郎的別稱。漢應劭《漢宮儀》:“黃門郎日暮入,對青瑣門拜,名曰夕郎。”
  誅佞劍:漢朱云求賜上方劍斬一佞臣,皇帝問為誰?答為張禹。帝怒令斬之。
  召伯:姬奭,生卒年不詳,姬姓,名奭,又稱召公。召公有德政,曾在棠樹下理事,后人懷念召伯,不忍伐其樹。
  潘安:晉潘安為河陽令,栽花滿縣,人稱花縣。潘安貌美,故詩文中常用作美男子的代稱。


  十五刪

  林對塢,嶺對巒,晝永對春閑。謀深對望重,任大對投艱。裙裊裊,佩珊珊,守塞對當關。密云千里合,新月一鉤彎。叔寶君臣皆縱逸,重華父母是嚚頑。名動帝畿,西蜀三蘇來日下;壯游京洛,東吳二陸起云間。
  臨對仿,吝對慳,討逆對平蠻。忠肝對義膽,霧鬢對云鬟。埋筆冢,爛柯山,月貌對天顏。龍潛終得躍,鳥倦亦知還。隴樹飛來鸚鵡綠,池筠密處鷓鴣斑。秋露橫江,蘇子月明游赤壁;凍云迷嶺,韓公雪擁過藍關。

  【簡注】
  叔寶:南朝陳后主,名叔寶。
  重華:虞舜名。《書·舜典》:“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
  嚚[yín]頑:蠢而頑固。《書·堯典》:“父頑母嚚”。
  三蘇:宋蘇洵、蘇軾、蘇轍三父子,皆有文才,人號三蘇。
  日下:京城。
  二陸:晉陸機、陸云兄弟,松江人并有才名,人稱二陸。
  云間:江蘇松江縣之古稱。
  湘子,幼有仙跡,出外數年不返,韓公壽,湘忽至,書一聯于壁上曰:“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未幾,韓公諫迎佛骨上表,遭貶至潮州,果經藍關。
 

(共2頁) 卷上 卷下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犍为县| 锡林郭勒盟| 鄂托克旗| 应用必备| 牟定县| 海林市| 平阳县| 玛纳斯县| 城固县| 大冶市| 乌拉特中旗| 嵩明县| 突泉县| 镇原县| 航空| 冀州市| 兴化市| 镇江市| 乌苏市| 枞阳县| 中山市| 枝江市| 乐清市| 中牟县| 侯马市| 泸州市| 绥芬河市| 青海省| 舒城县| 云霄县| 北辰区| 浏阳市| 于田县| 北碚区| 荔浦县| 沧州市| 静宁县| 晴隆县| 温州市| 丹阳市| 邻水| 孟州市| 教育| 无为县| 蒲城县| 双江| 兴安盟| 城口县| 乡城县| 砚山县| 蓬莱市| 嘉黎县| 宜君县| 常德市| 湖口县| 双辽市| 叙永县| 新津县| 乐都县| 余干县| 卢湾区| 浮梁县| 盐池县| 塔河县| 潮安县| 石阡县| 京山县| 吴桥县| 东兰县| 乐陵市| 马山县| 安龙县| 西宁市| 南召县| 老河口市| 徐汇区| 乌拉特中旗| 旬邑县| 昭觉县| 封丘县| 镇巴县| 夏河县| 太原市| 徐闻县| 寿光市| 确山县| 舞阳县| 百色市| 诸城市| 洛浦县| 南开区| 始兴县| 周口市| 汝城县| 美姑县| 丽江市| 栖霞市| 昌乐县| 平南县| 鄂托克旗| 拜泉县| 固始县| 华亭县| 巢湖市| 石门县| 吉木乃县| 彩票| 高州市| 尤溪县| 金溪县| 石门县| 普陀区| 灵川县| 陈巴尔虎旗| 博兴县| 洛宁县| 布拖县| 延吉市| 怀化市| 扶绥县| 松滋市| 宁海县| 丹巴县| 北碚区| 永胜县| 滦平县| 汽车| 垣曲县| 花莲县| 绥化市| 长乐市| 汶上县| 同仁县| 山西省| 嘉义县| 剑河县| 靖宇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