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自然與奇觀 >> 我12年化學之路所遭遇的事故
  
        

我12年化學之路所遭遇的事故

 

文/雞鵝巷53號 來源:觀察者網 2015年08月17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按】2015年8月12日,天津濱海新區發生化學品爆炸事故。網友“雞鵝巷53號”在百度化學吧發帖,講述了自己大學至今12年化學之路所遭遇的安全事故,雖然多是個例,但足以讓我們對某些化學品的危害性加深了認識。

   
  這輩子遇上的第一次事故,今天看來都不算是事故了

  化大北區實驗樓4樓。我們班一個二貨配置重氮液(分析試驗滴定用,那二貨配置全班用的50升),我不知道腫么回事,瓶子炸了!

  重氮液濺了我們滿身滿臉滿胳膊。重氮液的毛病就是濺到皮膚上洗不掉,一塊黃。當時的女生們(雖然長得不咋地)都差點自殺!因為被毀容了。說句實話,她們毀不毀容我覺得差別也不大。

  我們男生倒是很淡定,反正知道最多半個月也就下去了;就是全班童鞋走到大街上比較拉風,路人紛紛以為我們是附近劇組拍魔幻劇演小妖精的群眾演員沒卸妝。

  大學里面遇到的第二次事故,今天看來算是事故了

  實驗室做灰分試驗,每個人領了一個白金坩堝在高溫爐里面燒。溫度我沒記錯的話是900℃,時間反正肯定超過一小時了。這件事情充分反映了大學的人浮于事以及貪污糊弄!還是上面那個二貨,他用搪瓷環往外套坩堝的時候,手一抖坩堝掉地上了……掉地上了……

  白金坩堝比八錢小酒杯還小,當時地上還有鋪滿的防火阻燃毯,厲害的是防火阻燃毯噌的一下就著了!不是燒石棉的那種暗火星,就是呼呼的火苗子!弟兄們就拿腳踩,跟大話西游給斧頭幫幫主滅火一樣!

  頓時鞋上又沾粘了吧唧的物質,又沾了火,弟兄們立馬在地上開蹭滅火;千鈞一發之際班座神勇地拿來了干粉滅火器,干粉!!!噴了足足5分鐘火才滅掉!!!渾身都是碳酸鎂!!!

  本來學校打算處罰我們,但是我們問,灰分分析室的防火毯怎么會燃燒?學校就“今天天氣不錯哈哈哈”了。后來我們都工作了,都有了經驗,聚在一起說,那是什么防火毯啊!就是普通的防滑絕緣毯!學校肯定是把錢給貪了,買便宜貨糊弄,沒想到出事了!

  然后在學校里面我也干過一件小事但對我影響巨大!

  ——那就是我深刻地意識到,如果你學不會一樣防身本領,那么在化工領域你早晚要掛——那就是滅火!

  那次我做一個50毫升的小反應,溶劑是乙醚,瓶口塞個翻口塞扎上一個氣球略微給一點壓。反應完了我把體系倒進燒杯準備后處理的時候,把瓶子隨手放在了電熱套上(這里我犯了第一個錯誤,變壓器我沒關)。然后我向燒杯里面加其他東西后處理的時候,四口瓶著了!!!

  乙醚燃燒真不是蓋的!四口瓶著了之后瞬間就把我的燒杯引燃了,至今我都沒看清到底是飛濺火花引燃的,還是順著殘液導流引燃的(我犯的第二個錯誤,燒杯外壁沒有擦,留有有機物殘痕)然后我試過通風櫥里的消防沙,石棉布都沒用;這么小的反應我不敢用滅火器,用水純屬腦袋進水……于是我心一橫落下通風櫥,斷了電,眼睜睜看它足足燒了半小時干掉了一個電熱套,一臺電磁攪拌,火才滅了。這半個小時里面我的心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另外在這里重點介紹一次我放的火……

  我估計這種火那么多化工狗都沒放過,我自己也只放過一次,見別人放了一次。絕對屬于珍貴經驗——那就是叔丁基鋰。這是我所接觸過的最易燃的化工原料(別跟我說小眾冷門偏門的,大眾化的玩意,就沒遇上過比這東西更易燃的!)

  我自己放火那次發生在實驗室,還是五十毫升小反應,叔丁基鋰用了不到一毫升。但我用水沖時都起火花了,比蘭尼鎳的火花多多了。但那時候我對這玩意的危險性真沒直觀認識。

  直觀認識是在前單位:當時用叔丁基鋰做一個中試,每次大概10公斤左右,叔丁基鋰是一個帶壓罐,每次用之前都要先充氮氣讓他帶正壓,然后從另外一個截門往外放。這貨是略帶黃色的液體。(純的叔丁基鋰是固體,但是純的你買不到,沒有物流敢運輸固體,更沒有廠子敢保存固體,都是按照你的需要配好了的戊烷溶液,固體叔丁基鋰太危險了,保存是在找死。)

  我前單位牛人很多,但叔丁基鋰都是第一次用,都知道這玩意特別易燃,但誰也沒用過,所以第一次特別小心。放料完畢之后,管路下面立馬放一個裝滿了沙子的桶接殘液,邊上干粉滅火器待命,地上滴上叔丁基鋰哪怕只有一滴,立馬用一塊浸滿了乙醇的大毯子鋪上擦!所以頭三次投料什么事都沒有,然后人就放松警惕,悲劇了……

  有一次放料完了管路就扔在一邊,人就忙活反應釜去了。眼看著管路里面的殘液往地上流,當時的工段長招呼地面清潔工用墩布擦一下,清潔答應一聲就往那走。這時叔丁基鋰發煙后毫無預兆迅速引燃。更厲害的是,那團火離地飄了起來!

  我們可是一個年產能萬噸的大型煉化廠,里面有一個火球是什么概念?!五A級安全警報啊!!(現在是6A了)當時所有人都急了,抄起滅火器就追上去噴!這時候更無語的事出現了!叔丁基鋰火球被滅火器一噴碎了,每一個碎沫都分身成一個小火球邊燒邊做布朗無規則運動飄走……當時我雙腳一軟就坐在車間三層也就是頂層,心說吾命休矣!這要是一旦有哪怕一個反應釜爆炸,就是幾百個連鎖爆炸,方圓幾公里都夷為平地了,還跑什么啊!劉翔王軍霞也跑不掉啊!等死吧!這時候,全廠所有的人都激動了:滅火器,防火毯,消防沙,阻燃網,能抄的都抄上了幾百人全廠追火球!太危險了啊!

  最后終于把所有的火球都撲滅了,全場八百多人徹夜沒睡把全廠每個角落都篩了一遍,確保沒有安全隱患殘留,然后那個項目當場下馬!而且boss說了,今后再也不接需要用正丁基鋰和叔丁基鋰的項目。那是我在化工行業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那真是生死一線!化工廠連釘頭鞋都不許穿,任何可能引發明火的行為都會被嚴厲的處罰。那次最多的時候十多個飄來飄去的火球滿廠子亂竄啊!

  當年我還放過一把受表揚的火(滴汗)……

  那次我做完鈉砂后泡了石油醚切鈉皮的培養皿想拿去洗,就用乙醇粹滅了倒進了水池子(這是我犯的唯一的錯誤,有機溶劑是不能倒水池,而是要倒進廢液桶)。水池子四壁都不知道是什么有機物,粘了吧唧的。突然之間,就著了……火苗足足有一米高!

  我非常淡定地抄起邊上的消防沙潑了上去,然后轉身去門口拎過一個干粉滅火器就噴。不到一分鐘,火就滅了。實驗室其他兄弟全過程呆若木雞。

  滅了之后我自己找了一個事故報告單填好了去找領導,領導都不知道這事兒。從那之后,我就擔負起了每年四次的消防培訓。領導說我小小年紀能這么冷靜殊為可貴。其實那時我已久經考驗習以為常了……

  給甭管內行還是外行的兄弟們普及一下

  不管是濃硫酸還是發煙硫酸,如果只有幾滴滴到了手上,正確處置辦法就是用最快的時間用大量水沖,不管是水龍頭的自來水還是洗瓶的去離子水;

  在車間工作服上濺到大量濃硫酸的處置是立馬把衣服全都脫了,內衣內褲都脫,然后光著用水管子沖身子;

  如果大量濃硫酸(95%)以上,大量、直接濺到大面積的皮膚上,你身邊有什么無毒的液體就趕緊沖,水也行,乙醇也行,食用油也行。

  簡單一句話,最關鍵的就是稀釋硫酸的濃度以及縮短硫酸和皮膚的接觸時間!不這樣活不了!

  我曾經親眼見到濃硫酸直接潑面,人的臉當場就白了,就跟洗澡手指頭在水里泡了很久一樣,然后非常快,就黑了,那是脫水炭化了。最后那人死了。

  我知道教科書上寫的是先用抹布擦再用水沖,因為硫酸遇水放熱,但是我告訴你,大量的水流所能帶走的熱量是硫酸自放熱的好幾倍!被硫酸潑濺的時候,最關鍵的就是在最快的時間稀釋硫酸的濃度,減少濃硫酸的強脫水性以及強腐蝕性對皮膚的傷害。

  其實上面的事情并不是發生在我前單位,但為了描述方便,就讓前單位替我背個黑鍋吧!

  春節之前,工廠要逐步停產,行話叫停車。最先停的就是設備,然后是個配套管路,然后是水電,然后是鍋爐。鍋爐一停,基本就放假了。然后,趁著春節長假,開始一年的檢修。

  來年來了,復產,我們的行話叫開車。開車之前要先試車。事情就發生在試車階段。

  有個工段找到機修,說有段管路堵了,讓他們來看看。是一段總長30cm的復合管。機修是新來的,沒測是否帶壓就開始拆。我提醒他來著,我說先測測帶不帶壓吧。新來的還挺拽,直接一句話把我頂回來了:“要不你來?”

  畢竟我是技術,他是機修,聽他的吧。我要知道這是他生命中最后的15min,打死我也要讓他測個壓!

  檢測管路是否帶壓,是指將管路兩端關閉,用探針在管路上鉆一個非常非常小,肉眼幾乎不可見的小孔,看看被堵管路內部是否有物質,是否有氣體,是否帶壓力的一種安檢手段。如果管路帶壓,維修的時候容易噴濺,造成損傷。

  然后機修發現,管路里面的扣已經銹死了,管鉗根本擰不動,于是他就用鋼鋸開始鋸那段管子。其實這也算正常操作。化工廠管路經常銹死,都是直接鋸斷,然后再換新的。

  但是,那次不同!

  我當時站在小伙子身旁不到一米的距離,我身邊是工段長,那時候我還沒救他的命,所以他對我態度并不好。

  小伙子鋸著鋸著管子突然就裂了,然后里面噴出一股黑乎乎的液體。我們都以為是管油或者有機溶劑。但是小伙子一聲慘叫,臉幾秒鐘就突然變白了。是那種手在水里泡了很久的,帶著褶子的那種白。

  那時候我還沒反應過來是什么。時間太短了。也就幾十秒的功夫,小伙子整張臉開始變黃-紅-棕-褐-黑的時候,我反應過來了,大叫一聲濃硫酸!快救人!

  大家趕緊給他沖,找廠子的醫務室。但是已經晚了。一條人命,就這么沒了。

  當時我的褲子也都是濃硫酸。自己都不知道,事后,一條褲子一雙鞋,都完蛋了。

  在前前單位工作六年,親眼所見兩次硫酸傷人事件。一次一死,硫酸潑面,就是上面那個,這個最好結果也是毀容,死也反倒是解脫。

  還有一次是,硫酸釜罐用堿水中和(溶液是濃硫酸),滴加60%氫氧化鈉水溶液中和,發生了噴料!

  五百升反應釜,產品混合著濃硫酸從入料口直接噴出來。我作為技術員同時也是現場指揮,和六名工人(包括工段長一名,班長一名,工人四名),七個人的身上、衣服上和頭發上都被大量硫酸噴到了(帶了全防面具,臉沒事)。我們六人當場脫衣,就近用進水管(去離子水,做反應洗釜用的)沖。

  那是十一月,穿得比較厚。但就算這樣,再用涼水沖的時候,也感到了皮膚特殊的滑膩感。我們六個人都沒事,一點事都沒有,皮膚過敏都沒有。當然,事后都剃了板寸,頭發沒法要了。

  但是,死了一個!四個操作工,有一個女的!

  大姐害羞不好意思在這么多大男人面前脫光,跑到女廁所脫光,用洗廁所的自來水沖洗。從車間跑到女廁所時間不會超過三分鐘。就這,已經來不及了。

  用水一沖,皮膚就大片的脫落,沒有碳化,就是白,特別白,脫水,然后脫落了。血流得嘩嘩的。大姐呼救,被附近的人送到醫院,在路上就死了。

  經過那次事件,我在那個車間說話幾乎一言九鼎。上到車間主任下到普通操作工,言聽計從,絕對沒人質疑我的指令。跟我一塊共過生死的那個工段,從來都叫我救命恩人不叫我名字。

  當時我一邊脫,一邊命令六個工人都脫,大姐不好意思跑出去我根本就不知道,也顧不過來,我自己都脫得手忙腳亂的,有個工人火力壯穿的少,小年輕臉皮薄,想穿著內褲洗,被我直接罵了,我告訴他,想活就全脫了!

  剩下那幾個都是老工人,知道輕重,不用囑咐就脫了個干凈。然后我們六個大老爺們光著屁股沖涼水,十一月啊!冷死了,不過一沖就發現不對勁了。渾身發熱,而且特別滑膩!

  車間的其他工人也引過來水管幫著我們一起沖。穿著內褲不肯脫的那位,再晚幾分鐘那啥就爛了!

  我們還沒沖完呢,外面就亂了,說大姐渾身是血。當時那個穿內內不肯脫的小孩臉色就變了。

  等到大姐被抬著從我們車間門口過的時候,慘不忍睹,都沒人樣了。

  當時給我洗的,都涼透了才停,不敢停啊!最后手腳都徹底凍木了,實在洗不動了,才停的。

  嗯,事后感冒發燒了兩天,不過康泰克加同仁堂感冒清熱,很快就好了。在那兩天里得知了大姐的下場,心有戚戚焉。唉……

  叉車撞倒二甲苯儲罐,然后著火了怎么辦?

  需要用叉車搬運的二甲苯儲罐,應該是國標250升鐵桶,二甲苯密度0.86,一滿桶內體積大概是200升,那就是170公斤。一百七十公斤二甲苯如果引燃了,指望車間的滅火器,不管是推車式的還是手提的,不管是干粉的還是二氧化碳的,都絕對滅不掉!

  除非有液氮滅火器,而且就在旁邊,但這玩意我除了在現在的單位之外,哪怕百強之一,都沒見過。液氮滅火器太貴了,而且保質期太短了。

  遇到這種情況,正確處置的辦法就一個:跑!一邊跑一邊喊通知其他人!

  二甲苯燃燒要爆炸兩次,一次是二甲苯自身開環(也有說是聚合),一次是二甲苯開環之后繼續燃燒氣體膨脹。

  有機芳香族化合物除少數幾種之外,都是炸兩次。趕緊的跑,能活算你命大,炸死了也算正常。

  要是儲藏的液氯泄露了腫么辦?

  跑啊!液氯又容易爆炸又有劇毒而且對皮膚和上呼吸道強腐蝕!唯一的優點就是沉,貼著地面散開,你能跑多遠跑多遠然后把鞋和襪子扔掉洗下半身。問題不大!

  我就遇上過氯氣泄露。(我發現我怎么什么都遇上過!)

  當時我就跑了!皮膚過敏(秋天,穿著工作服,秋褲,襪子),腳和腳踝還有小腿都是紅疙瘩,癢,撓破了流黃水。但是涂了藥很快也就好了,國家有專門治療氯氣過敏的藥膏,特便宜,四塊錢一管。

  有個哥們沒跑,戴著面具把電斷了。他救了全車間的人,包括我,不斷電的話一旦有電火花氯氣爆炸我們就全都交代了!嗓子毀了,聲音沙啞的聽了都起雞皮疙瘩,渾身都是紅疙瘩。疙瘩很快就好了,嗓子直到現在也沒好,給他打電話還那樣,因為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每年春節必定給他電話拜年!

  不過那次是氯氣泄露,從液氯儲罐里面壓出來的氯氣,純粹的液氯我沒用過。

  事故說得差不多了,接下來說說我所中過的毒

  氰化鈉殘液

  一般做氰化物反應的瓶子和勺子啊稱量紙之類的東西,都是要用高錳酸鉀水溶液處理過的,手套什么的也一樣,而且人還要洗手。但是有一次,我忘了洗手了,吃的還是饅頭,吃了多半個了才想起來!想起來還是因為喘不上來氣,心說吃飯吃的也不著急啊?腫么了這是?然后突然想起來,上午做反應完了就用水和肥皂洗手,忘了用高錳酸鉀洗手了!當時差點沒把我嚇死,趕緊翻看化工急救手冊。結果上面寫的巨坑爹!至今我都記得,氰化物中毒30分鐘沒死,尚有救治希望。這不廢話嗎?真急性中毒三分鐘就掛了。

  然后領導和同事們都拿我開涮。這個說,小×沒事,給你掐著表呢,過了三十分鐘你掛了,你的那些書就成了遺產,能不能讓我繼承?那個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你老婆的!

  其實氰化物沒那么危險,氰化鈉和氯化鈉其實沒什么區別,只要注意防護,勤洗手就行了。上面那個基本上是笑話,但下面這個可就不是了。

  反應很簡單,很安全,我也沒往心里去。反應完了,洗瓶子的時候發現,瓶子里面都霧了(就是那種磨砂玻璃的效果,一般認為是反應液腐蝕了玻璃)。當時霧了的瓶子還挺好看,我還嘟囔呢。

  反應是上午開的,處理完了是下午兩點多吧。到五點半下班的時候,我倆手就開始癢癢,但是撓不到,里面癢癢。不嚴重,我當時還跟同事們開玩笑說是不是過敏了呢?因為刷瓶子的時候沒帶手套(反應液都倒掉了,也用水涮過了,就沒戴)同事們也沒當真。但到了晚上,不行了,又癢又疼,骨頭疼,骨頭癢,撓不到,特別難受,倆手都是!我都睡不著覺,趕緊掛的急診去醫院,醫生說,你是不是最近接觸過氟化物?我一聽就明白了。上午那個反應掉的鹵代集團就是氟!我問醫生開點什么藥能緩解一下?醫生說,無解,你多吃鈣片吧,骨頭都被腐蝕了,慢慢吃吧,最少得吃一年。結果就是,我的手癢又疼了一個禮拜,然后不癢了,光疼,倆禮拜。吃鈣片吃了一年半,18個月,每個月去測骨密度。足足一年半才恢復到正常范疇!

  還有一次,我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中間的虎口,被液溴燒到了

  怎么回事呢?

  因為我稱量液溴有自己的辦法,從不按照教科書的辦法稱重量,液溴太容易揮發了,稱量的時候對天平損害太大了。而且,揮發的液溴接觸到空氣就變次溴酸和溴化氫,都是強酸,對人體的損害也太大了。我都是在通風櫥內用量筒稱體積,液溴的密度是3.119,計算成體積之后稱就行了,還準確,還不嗆,為了準確,最后一點液溴用滴管吸。

  然后我吸液溴的滴管夾在了左手倆指頭中間,被殘留的液溴腐蝕了。

  液溴腐蝕,當時不是特別疼,但是,傷口特別難好。我的傷口位置不明顯,還好說。我有個同事被液溴濺到了臉,被毀容,那才叫慘!

  哦對了,液溴的傷口是黃色的,永遠不結疤,永遠不化膿!就那么爛著,非常好辨認。

  所以有一次網上說有個小孩子被潑了液溴,照片一發就被我打臉了。那絕對不可能是液溴。

  再爆幾個北大真事

  本世紀初,北大大幅度修訂過本科化學實驗課,把里面的高壓氧化,高壓加氫,以及涉及到氰化物的反應都刪了。其實化大類似試驗早就刪了,因為太危險。但是北大牛,說鍛煉學生。結果那年,北大很少有的自殺人數,居然比試驗死亡人數少。那幾年死了仨:倆碩士,一博士!

  1、容器不潔,導致氰化物揮發

  話說去過北大的都知道,北大化學樓在主校區外面,101大教室那邊,跟主校區隔著一條馬路。而且北大的實驗室特別小,通風櫥也小,我們化大的實驗室室內面積完爆你們北大!

  那個博士的事情是這樣的:博士做了一個100ml左右的反應,用到了氰化物。

  本來按照實驗室規定,所有反應液,瓶子,藥勺,冷凝管,稱量紙都是要必須在高錳酸鉀水溶液里面泡的。但那天正好博士的高錳酸鉀用完了,他就找了個廢液缸,倒了進去……剛倒完博士突然想起,廢液缸的PH沒測,趕緊丟下瓶子往門口跑,結果沒跑到門口就撲街了。氰化物中毒看起來很舒服,沒有尸僵,沒有血凝,皮膚粉撲撲的特好看。當時發現他的同學沒事,是因為氫氰酸在空氣中并不穩定,自己會分解,分解產物無毒。

  2、錯拿壓力表,導致高壓反應釜爆炸

  高壓反應釜必須帶壓力表,但是國內的壓力表有很多種標尺也很坑爹。比如有mpa表,pa表,10mpa表等等。某碩士,北大的,做壓力反應時,原本該用mpa表,結果錯拿了10mpa的表:當讀數升到8,實際就是80個壓。壓力反應釜都有一個安全閥,是一個鋼片,壓力太高就會崩飛,以防止反應釜炸裂。崩飛之前會鳴笛!這是為了警示,讓你趕緊閃!結果碩士把腦袋湊了過去……安全閥直接從眼珠子打進去,后腦勺打出來,打穿了一堵墻進了隔壁。腦袋里面都打漿了!

  3、鑷子撬乙醚瓶蓋,導致瓶子爆炸

  最后一個其實很倒霉。他的試驗溶劑是乙醚,但是放置的時間有點長了。乙醚按照規定是要低溫保存的,他當初從冷庫里面領出來,本來很快就要用,結果很長時間都沒用。再用的時候,發現內蓋很不好開(北化試劑瓶500ml都是兩層蓋),他就隨手拿了銥鑷子撬了一下,乙醚的瓶子就直接炸了,碎玻璃全身都是,縫了八百多針,據說渾身上下翻得跟爛地一樣。坑爹的是,內蓋直接嘣進了眼球,為了避免交叉感染,只能摘除。所以一個北大帥哥就變成了弗蘭肯斯坦,還是獨眼的……

  中國石化集團─燕山石化─東方化工廠,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這個地方的神奇之處在于,著名網文《金麟豈是池中物》里面居然也有這地方。我在這地方工作了好多年,但可惜,我是臨時工的臨時工的臨時工,跟國企正式員工相比,各種不公各種待遇差距各種歧視。下面講講渡劫失敗的:

  反應釜的攪拌怎么設計是門學問。桿式的,錨式的,單十字的,雙十字的,還有一個大專業叫流體力學,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講怎么設計攪拌的。但是,攪拌桿僅限于小反應釜,也就是說,五千升以下的反應釜采用攪拌。一萬升以上的,一般都是鼓氣,用氣體形成翻涌。東方的大釜一般不清洗,因為是連續成產,注料出料而已;但定期得安檢,否則出了事那可就是生態災難。

  某次安檢,檢查完了木有問題,于是洗釜,用堿液。然后發現,機修師傅失蹤了一個。咋都找不到。到處找,燕山石化護廠隊(正兒八經的警察編制,前燕山石化派出所)幾百人都掘地三尺了!沒找到。然后,一萬升的釜洗完了,堿液要排掉,在濾網上,發現了機修大哥的手表,機械表,但是皮質的表帶已經沒了……其他的你們懂,我就不用再說了吧。其實堿液并不能那么快的腐蝕皮膚和骨骼,但是,熱堿液可以!

  化學行業從業者須知

  ●化學工作從業者須知第一條

  必須清楚工作地點的滅火器在哪,什么種類,以及安全通道在哪,是否通暢。

  首先還是我的風格,先用一個故事暖暖場,也同時作為開頭。那是在我前前單位,我第一次出差,去兄弟單位做技術監督。地方在一個山溝里,山脈走勢呈Y字形,天然分割了三個廠,化工廠,水泥廠,采石場。地方很偏僻,除了廠區就是一條碎石路,開車20分鐘才能到最近的村子,村子里啥都有,飯館,理發的,路邊大排檔,甚至還有足療。

  我是那天下午到廠的,安排了住宿之后,工廠的總工來找我,問我還需要點啥。我說我想在廠區轉轉,總工說可以,于是陪著我,邊上還有幾個車間主任和一個辦公室的行政。我們就繞著廠子轉,我拿了一個本,時不時記上幾筆。每個車間每層我都轉,每棟樓我都轉,不進房間,就在走廊和樓梯轉。每個樓梯我都爬,同時看它通向哪里。搞得很多人莫名其妙,但是總工看著我,笑著點點頭。

  我知道他懂。“你是化大的吧?”總工問我。“嗯,您也是吧?”我也問他。總工回過身,問他們,你們知道史工轉悠這么半天,在干什么嗎?眾人表示不清楚。他是在檢查滅火器和查看逃生通道,對吧,小史?嗯,您說得對。咱們化大出來的,下工廠第一件事都是這個。

  化工廠,消防安全重中之重,滅火器隨處都是,但是擺放和密度是門大學問,還有,按照規定,每個滅火器上面都應該有責任人和最有一次檢查日期,且日期不得超過三個月。雖然很多工廠純粹就是走過場,但肯走過場的也比滅火器銹跡斑斑沒人管的安全一百倍!

  ●化學工作從業者須知第二條

  不管在實驗室還是工廠,一定要注意個人防護,別舍不得鞋子、褲子、衣服,該扔就扔,命永遠比那些身外之物重要!

  氯丙烯腈作為人工樹脂鏡片的重要原料之一,在化工領域廣泛使用,但與此同時,氯丙烯腈帶有強刺激性,強過敏性,中等毒性。

  我曾經使用氯丙烯腈的時候,戴著手套,依然手過敏,滿是大膿包,后來請假14天,工傷帶薪。

  當時一涂抹通縣潞河醫院給我開的藥膏就火辣辣的疼,而且引發了嚴重的皮膚潰爛。于是第二天一早,我直接趕赴香山化工防治院。

  醫生問我知道是什么過敏嗎?我說氯丙烯腈。

  醫生又問,結構式會寫嗎?我寫了出來。

  醫生說知道了,給你開三種藥,洗液稀釋一百倍,用純凈水別拿自來水,你們搞化工的自己會配,反復的洗。藥膏涂在患處,膿包破了就把里面的水用棉簽吸走,這幾天別沾水。口服藥內服。

  當天我就覺得明顯不疼了,膿包在挑破了幾次之后也明顯變小了,洗液根本用不完。10天的時候,結痂了。

  ●化學工作從業者須知第三條

  【你工作所在城市的化工職業病防治院地址、電話,務必要記住!因為絕大多數,你在工作中被化學藥品傷害,除了化工職業病防治所之外,其他醫療機構很可能無法迅速確診!】

  這一點我特別括號一下,因為這是這四點里面,可以說最重要的!

  我是北京的,北京化工防治院在香山植物園東側,那里的電話和化學燒傷科的大夫手機號我全都有。

  我們化學系統有一個四不傷害原則:不傷害他人,不傷害自己,不被他人傷害,不讓他人傷害其他人。這里就牽扯到工作責任心和正確操作的問題。簡單一句話,不但你要正確操作,還要避免豬隊友違規操作波及你。

  應屆畢業生,不管是什么專業的,工作經驗都是欠缺,甚至空白的。但具體到化學系,則有一個,雖然我工作經驗欠缺,但是我實驗操作是最規范的問題。

  當年我在化大就讀的時候,實驗操作有違規操作的行為,厚厚一本藥典老師直接砸頭!但是看一些網友的言論,似乎現在大學本科化學系實驗操作已經沒人管了,這太可怕了!幾乎所有的化學/化工事故幾乎都可以歸結為違規操作。而我一直都認為,化學狗這輩子實驗操作最規范的就是大學剛畢業那段時間參加工作之后。隨著時間推移,很多人手就糙了(操作不規范,不細致了)。

  如果是這樣,那么在這里我作為一個老師哥,鄭重勸告我的師弟師妹們:如果你們大學畢業之后不打算從事化學相關領域工作,實驗課你大可以放羊。如果你打算畢業之后進實驗室開反應或者進工廠搞生產,那么,現在你必須牢記老師的每一個動作,反復重復直到它成為你的條件反射 。你必須將規范的操作刻進你的骨頭里,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不管何時何地,哪怕你再疲倦,只要一拿起實驗儀器,你的動作就是規范的,準確的!

  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在這個行業里生存,這個生存,指的就是字面的意思!

  我們所從事的化學工作,一旦發生事故,很多就意味著付出生命!

  ●化學工作從業者須知第四條

  一定要規范操作,杜絕安全隱患。同時一定要也是必須要及時制止他人的違規操作,因為他人的違規操作的后果很可能也會傷害到你!

  有個兄弟跟我說過,他們那里曾經著過火,他們用腳踩,然后火順著鞋子燒上來,最后那個人被燒死了。

  雖然看起來很扯淡,但我是信的。

  因為在北京市公安消防局通州分局做的培訓上,老師清楚明白地講到:“化學起火,微乎其微的火,你可以嘗試著自己用消防沙啊石棉布之類的去滅;如果你覺得這個火,你用腳能夠踩滅,那你去找滅火器,別踩,踩只會把自己燒傷;如果你覺得這個火手持滅火器能滅,就直接去找板式滅火器或者滅火車;如果你覺得這個火得用滅火車才能滅掉,趕緊跑!”

  我從不懷疑這些用血總結的經驗和教訓。因為這些看似很白癡的經驗和教訓的背后,是一條條曾經鮮活的人命。

  ●化學工作從業者須知第五條

  必須熟練掌握消防技能,如果你不懂滅火,那么不要用你想當然的方式去滅火,去找懂的人或者跑。記住,化學事故判斷損失的最重要的指標就是死亡人數,只要沒人死、沒人受傷,哪怕燒光一個兩億的廠子也是連大事故都不算的!

  其實如果寫,還可以寫,但是沒必要再寫了。有些話,寫多了也沒用,把最關鍵的東西消化了,吃透了,就足夠了。

  作為一個化學工作從業者,只要能夠嚴格履行這五條,就可以基本杜絕工作危險。

  而作為一個化學工作從業者,這五點,是必須要時時刻刻記在腦子里的!

  -- 完 --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同江市| 汉寿县| 永城市| 桃江县| 成安县| 达日县| 武陟县| 巴彦县| 白朗县| 麻城市| 康平县| 漯河市| 张北县| 镇宁| 黄山市| 万山特区| 中卫市| 安远县| 兰考县| 阿拉尔市| 陆丰市| 宜都市| 镇平县| 阿合奇县| 平阴县| 昌宁县| 惠安县| 阿巴嘎旗| 桂东县| 株洲市| 民乐县| 阜阳市| 凯里市| 鄂伦春自治旗| 肇源县| 黑水县| 迁西县| 平塘县| 杭锦旗| 集安市| 嘉善县| 西平县| 酉阳| 汤原县| 伊金霍洛旗| 平邑县| 大洼县| 沙雅县| 西华县| 德令哈市| 温州市| 溆浦县| 浑源县| 黔西县| 乌兰县| 兴和县| 盱眙县| 潜江市| 常州市| 宝应县| 北宁市| 安西县| 随州市| 托克逊县| 从江县| 英吉沙县| 壶关县| 青阳县| 密云县| 田林县| 杂多县| 平远县| 巴彦淖尔市| 宣化县| 永川市| 道真| 都匀市| 甘肃省| 玉树县| 松潘县| 威海市| 神木县| 临夏县| 儋州市| 南丰县| 治多县| 汶川县| 依安县| 西平县| 东乡县| 北海市| 泰宁县| 溧水县| 台江县| 宜君县| 浑源县| 太仓市| 昌平区| 同江市| 民勤县| 沂南县| 五莲县| 九龙县| 芦山县| 页游| 千阳县| 丹棱县| 肃南| 日照市| 满城县| 湟源县| 收藏| 土默特左旗| 那坡县| 庄浪县| 达拉特旗| 区。| 陈巴尔虎旗| 泰和县| 古丈县| 凉城县| 麦盖提县| 台州市| 永丰县| 巩留县| 长寿区| 洱源县| 会理县| 宁武县| 巢湖市| 从江县| 胶州市| 江门市| 南召县| 岑巩县| 龙海市| 故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