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家國天下 >> 不能放任國企私有化的輿論導向
  
        

不能放任國企私有化的輿論導向

 

原題:宋方敏書面發言:不能放任國企私有化的輿論導向


文/宋方敏 來源:紅色文化網 2018年10月21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在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是寫進憲法和黨章的規定,也是中國經濟的現實寫照。“必須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必須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兩個毫不動搖”中,無論丟掉了哪一個,都不符合當今中國實際,都會犯方向性或政策性的錯誤。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背景下,一些有話語權的官員和學者玩弄種種“詞匯游戲”,強力推進經濟私有化進程。如近日在某論壇上,一位高官發表“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新使命”的演講,主張“今后應該淡化所有權,強化產權,如果總是在所有制問題上爭來爭去,就很難突破公有制、私有制這樣一些思想的束縛,像國企、國資、土地制度等等,改革就很難取得實質性的突破。”其所謂改革“實質性的突破”,意味著什么?明眼人都很清楚,就是要通過“淡化所有權”的產權改革,實質性地改變公有制性質,特別是要改變我國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的社會主義性質,最后逼迫國家修改憲法,取消我國基本經濟制度中關于公有制為主體、國有經濟為主導的社會主義性質規定。更有甚者,最近一個名為“經濟研究中心”的公眾號,公開以《國企的根本出路在于民營化》為題發文,重磅推出身居要津的某著名自由派學者的大作《解放國企:民營化的邏輯與改革路徑》,并聲稱這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最權威的國企改革藍圖詳解,以更加理性的態度和更加時代化的視角來全面剖析國企改革”,“為中國國企的未來改革提供了重要的理論支撐和實踐指南”。說白了,這個“民營化”不過就是“私有化”的代名詞!正像他文中所說的“中國國企改革折騰了30多年,總想繞開民營化,實踐證明最后是繞不過去的”;“‘好’的民營化就是:競爭性領域的中小國企,通過公開性競爭性的方式以公允價格出售轉讓給非國有投資者”;“大型、特大型國企通過公開性競爭性方式以公允價格出售部分國有產權或者在證券市場釋放部分國有股份”;“帶有壟斷租金和資源租金的大型國企主要走上市道路和在證券市場向境內投資者釋放國有股”,“同時通過開放準入以破除行政壟斷,通過拆分和替代性競爭已弱化自然壟斷,通過公開競拍和增發牌照以回收資源租金”。其實質是什么無須解釋,應了中國那句俗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對這種打著“改革”旗號的私有化論調,最好的回答,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企黨建工作會議上所講的入木三分、淋漓盡致的兩段話。

  一段話是:

  “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下,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必須不斷發展壯大,這個問題應該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上一些人制造了不少針對國有企業的奇談怪論,大談‘國有企業壟斷論’,宣揚‘國有企業與民爭利’,‘國企是不堪的存在’,鼓吹‘私有化’、‘去國有化’、‘去主導化’,操弄所謂‘國進民退’、‘民進國退’的話題。特別是各種敵對勢力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重點拿國有企業說事,惡意攻擊、抹黑國有企業,宣揚‘國企不破,中國不立’,聲稱‘肢解’是國有企業改革的最佳方式。醉翁之意不在酒!這些人很清楚國有企業對我們黨執政、對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性,想搞亂人心、釜底抽薪。而我們有的同志業對這個問題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錯誤的觀念。我們要善于從政治上看問題,決不能認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所有制問題,或者只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問題。那就太天真了!”

  再一段話是:

  “如果把國有企業搞小了、搞垮了、搞沒了,公有制主體地位、國有經濟主導作用還怎么堅持?工人階級領導地位還怎么堅持?共同富裕還怎么實現?我們黨的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還怎么鞏固?我們一定要想清楚,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想清楚,國有企業廣大黨員、干部、職工要想清楚,不能稀里糊涂跟著喊口號,更不能中別人的圈套!”

  可問題是,既然有憲法、黨章在基本經濟制度中關于公有制為主體、國有經濟為主導力量的明確規定,又有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為依據,為什么我們的輿論在紀念改革開放40 年的時候,對公開鼓吹國企“私有化”、“去國有化”、“去主導化”的主張就沉默不語呢?難道讓國有經濟“退場”、被“肢解”,把國有企業“搞小了、搞垮了、搞沒了”,就不違反我國現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了?難道中國改革不需要社會主義方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可以拋棄國有企業這個最重要的市場主體;“公有制垮臺”、”私有制萬歲”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前途和方向?!

  為說明私營經濟的重要性、必要性,近日某主流媒體還引用了一段似乎很有說服力的數據:“民營企業對我國GDP貢獻率高達60%以上,提供了80%的城鎮就業崗位,吸納了70%以上的農村轉移勞動力,新增就業90%在民營企業,來自民營企業的稅收占比超過50%。”

  且不論這些數據的出處是否可靠,但至少文中稱民營(私營)企業對國家財政稅收的貢獻超過了國有企業,這恐怕不符合基本事實,與我們從正規渠道看到的數據也大相徑庭。

  應當看到,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積極扶持民營(私營)經濟發展,民營(私營)企業的戶數、資產和營業收入總量都已超過國有企業,在活躍市場、吸納就業、科技創新和振興民族經濟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這說明,我們黨“兩個毫不動搖”的方針政策是正確的,不容否定。但是這些年來,某些新自由主義者和媒體為了給“私有化”造勢唬人,胡編亂造、以訛傳訛,形成了一種輿論假象,好像民營(私營)經濟已經成為我國國民經濟的主要支柱,國家財政稅收主要是靠民營(私營)企業提供,這就與實際情況完全相反了。讓我們看看近年來的有關數據:

  第一,據國務院國資委提供的數據:2012年全國企業向國家財政繳納的稅金及附加占比中,民營(私營)企業僅為13.0%,而國有企業高達70.3%。2014年,規模以上國有和國有控股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占全部工業企業的23.7%,但上交稅金占到全部工業企業的44.6%。該年1-11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主業每100元營業收入,國有工業企業納稅率為8.53元,私人企業納稅率為3.02元,外資企業納稅率為3.03元,國有工業企業上交稅金為其他企業的2.6倍。

  第二,據公開資料統計:中國企業聯合會發布的2013年中國制造業500強榜單中,國有企業以66.65%的收入份額貢獻了85.07%的納稅份額,百元收入納稅率為8.69元,是民營(私營)企業3.05元的2.85倍。全國工商聯主辦的2014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顯示,上年民企500強營業收入總額達到132122.46億元,共納稅4744億,納稅額與營業收入之比為3.59%。相比之下,國有企業中僅中石油一家同年的營業收入為22581.24億元,繳納稅費達4007億元,與全部民營500強的納稅總額相近,而納稅額與營業收入之比為17.73%,遠高于民營500強。

  第三,據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發布的2017中國企業500強榜單: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入圍274家,企業戶數占比為54.8%,而營業收入占比為71.83%,納稅占比為85.87%;而入圍戶數占比為45.2%的226家民營(私營)企業,營業收入占比僅為28.17%,納稅占比僅為14.13%。

  第四,根據最新發布的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榜單,傳遞了幾個新的重要信號:

  (1)中國企業500強營業收入總額為71.17萬億元,已占我國全年實現國內生產總值82.8萬億元的86%,這說明500強企業代表了中國經濟的大頭。

  (2)在500強企業中,入圍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數量為263家,比上年減少11家,企業戶數占比為52.6%;入圍民營(私營)企業數量237家,比上年增加了11家,占比為47.40%。這反映了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來,民營經濟發展繼續呈總體上升態勢,而國有經濟正在改革重組中,國企數量進一步“瘦身”。

  (3)在500強企業中,入圍戶數占52.6%的國有企業給國家財政繳納稅收為3.25萬億元,占500強納稅總額的80.91%;而接近占“半壁江山”的入圍民營企業繳納稅收占比僅為19.09%。

  這就告訴我們一個基本事實和道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離不開國有企業這個最重要的市場主體,只有國有企業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可替代的“頂梁柱”!因為,衡量一種經濟成分是否先進、是否高效,不能光看它的企業數量多少、資本大小、營業收入高低以及單位資產創造多少凈利潤,更要看它回報的利潤是給誰的。是回報給私人老板特別是國際資本,還是回報給國家和人民,這對于一個國家的經濟振興、強盛和全面協調發展,對于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實現,所產生的作用和意義是完全不同的。

  市場經濟的天然法則,就是誰的資本誰受益。試想,如果隨著改革深化,我國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所占份額進一步下降,民營(私營)企業真的在國民經濟中唱了主角,那么按照現在“中國企業500強”所反映出來的私企如此低下的納稅水平,國家財政今后靠什么養活?恐怕除了少數私人老板可以富得流油,大多數人民群眾(包括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國家的公共事業,都得喝西北風了!

  更何況,現在大多民營(私營)企業的日子很不好過,中小型企業都在喊苦,要求降稅減負。這的確是經濟轉型期面臨的實際困難,需要政府體諒和幫助。但是,市場經濟講求競爭規則公平,說企業困難,大家都困難。如果民企降稅減負,國企是否也應該一視同仁?如果國企交稅少了,國家日子能過下去嗎?如果國企連地盤都小了、沒了,連討論這個問題的本錢都沒有了!

  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8年1-6月份與上年同期相比,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33882.1億元,同比增長17.2%。其中,國有控股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10248.7億元,同比增長31.5%;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8197.6億元,增長8.7%;私營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8889.1億元,增長10%。也有網訊,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按照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長率計算的結果,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長25.93%,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下降5.19%,私營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下降25.22%。


  這說明,即便不考慮利潤歸誰,只考慮利潤增長情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中美貿易戰的形勢下,中國國有企業仍然獨領風騷,繼續顯示出外資企業和私資企業無法比擬的更高的市場競爭能力、抗風險能力和經濟效益水平。有什么理由把明明彰顯著生機活力的中國國有企業,詬病為“落后”、“低效”、“存在就是問題”,非要把國有企業“民營化”(即私有化)呢?如果把國有企業都搞成今天大多數低迷不振的私營企業狀況,中國經濟還有希望嗎?

  應該明確,國有企業的產權制度改革,不能以取消全民所有制經濟性質為代價。在股權多元化的公司制企業,控股權決定支配權,進而決定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結合方式的不同,從而其經濟關系即所有制性質是不一樣的。正因為如此,在“混改”中,必須高度重視國資控股問題。國資控股不控股,直接關系到國企性質是否改變。一般來說,國企通過“混改”,如果建立的是國資控股公司,那才可能實現由黨的組織代表人民對企業的核心領導,保證勞動者與全民共有的生產資料直接結合,使企業成為放大了國有資本功能的具有全民所有制性質的股份公司;如果建立的是私資或外資控股公司,那就根本談不上共產黨對企業的核心領導,只能以雇傭勞動與資本的交換方式實現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結合,使企業成為放大了私人資本或外國資本功能的具有私有制性質的股份公司。

  還應看到,黨中央確立的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是指在堅持公有制主體、國有經濟主導的前提下,促進各種資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不是只讓私資外資混國資。在民營(私營)企業自愿的前提下,通過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用國有資本去控股私人資本,引導中小企業走產權多元化的“國有化”道路,也是幫助他們擺脫困難的一條可選擇的路子。這也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在經濟不景氣時期常用的辦法。總不能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中國,講“國有化”就是大逆不道,講“私有化”才是天經地義!

  習近平總書記講:

  “我們強調把公有制經濟鞏固好、發展好,同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不是對立的,而是有機統一的”;“公有制經濟、非公有制經濟應該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抵消”。

  他又強調:

  “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的‘頂梁柱’”;要“使國有企業成為貫徹新發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的骨干力量,成為我們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

  真心希望我們的有關部門和媒體,能夠全面準確地理解和貫徹習總書記講話精神,自覺堅持人民的立場,堅持實事求是客觀辯證看問題,堅持改革開放的社會主義方向,在勇于為私營經濟說話的同時,也要為捍衛國有經濟和國有企業、反對私有化錯誤傾向,拿出一點敢于發聲“亮劍”的勇氣來!

  (作者/宋方敏 國務院國資委國企理論宣傳特約研究員,昆侖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高級研究員)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线上菠菜娱乐网站大全 嘉善县| 察哈| 额济纳旗| 西畴县| 屯门区| 枣庄市| 江华| 保靖县| 虎林市| 江口县| 光山县| 大方县| 徐闻县| 通城县| 桓台县| 敦煌市| 韩城市| 林西县| 黑河市| 东台市| 海丰县| 淮南市| 克东县| 屏山县| 济阳县| 曲麻莱县| 虹口区| 涟水县| 庄浪县| 大同县| 图们市| 河池市| 巩义市| 旌德县| 榆林市| 蓬莱市| 特克斯县| 九江县| 桃园县| 苏州市| 新宁县| 封开县| 北辰区| 湖州市| 广宗县| 长宁区| 壶关县| 武城县| 揭西县| 土默特右旗| 黄平县| 绩溪县| 开封县| 绩溪县| 西盟| 宜宾市| 鄂托克旗| 遂宁市| 文山县| 通化县| 道真| 利川市| 潮安县| 阳江市| 绥阳县| 诸城市| 盱眙县| 通榆县| 伊金霍洛旗| 维西| 稻城县| 皮山县| 卢龙县| 本溪市| 泰安市| 濮阳县| 突泉县| 澄城县| 招远市| 顺昌县| 台中市| 开远市| 汕头市| 乌拉特前旗| 汪清县| 绥芬河市| 遂昌县| 治县。| 和林格尔县| 红安县| 清涧县| 木里| 安乡县| 民丰县| 彭阳县| 盘锦市| 山阴县| 泗阳县| 建平县| 延津县| 玛纳斯县| 大安市| 崇义县| 安图县| 瓮安县| 沅江市| 托克托县| 通榆县| 巴马| 兴安盟| 陆丰市| 平果县| 昌江| 庄浪县| 景泰县| 都江堰市| 广南县| 娱乐| 余江县| 忻州市| 启东市| 咸宁市| 西贡区| 拜城县| 乡宁县| 大埔区| 延吉市| 饶河县| 壶关县| 明星| 阳泉市| 岐山县| 台江县| 澜沧| 大同市| 铜梁县| 温泉县|